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原创鬼故事 > 正文

捆煞阵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23 14:54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个女人闯进了我的卧室。她什么也没说。她从包里拿出一束手镯扔在我面前。
这是一串被施了魔法的南玛瑙手。 弦上有一个颇为独特的金珠,这样我就可以轻易地辨认出它叫欧阳语,从女人的手腕上摘下来。 但是,原来的大红玛瑙珠已经变得半透明了,而且红色还在慢慢地消失。 这说明有什么东西在吸吮珠子里面的红色,这意味着大师的生命力正在逐渐丧失。
“这……”
“她是第一个受害者后,捆绑被打破。”女人指着欧阳的话画了指。
我的心脏一阵无力感提出:该死的,为什么我绑和煞阵搅在一起的那种东西在一起吗?但是,我不得不去,因为我已经誓言默默的看着欧阳谁言言的花朵。虽然这是我的叔叔迫于无奈,但我很喜欢温柔的女孩。不幸的是,我的叔叔告诉我要保护她只长的距离,绝对不会进入她的视线当中,这不由我怀疑他们的关系。
于是我悄悄地从床上起来,打开柜门。我拿起几年没碰过的背包,狠狠地盯着她说:“那地方离这儿有三天车程。你最好把欧阳的话和拉沙阵联系起来,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不知所措的!”
三天后,我和这个叫王银倩的女人一起来到多佛尔战役的遗址---- 一个据说是为了困住一个特别凶残的将军而建造的元代古墓。
打捆制动阵列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方法,奇怪的是它所用的所有材料都必须来自人体。当然,死者也可以这样做。但无论是死人还是活人,捆和所用材料的后代之间都有着微妙的联系。如果战争失败,后代往往会当场死去。因此,进入墓穴后,一些军官会用墓中死者的骨头作为材料来压制坟墓中凶猛的灵魂。有时,当没有足够的材料时,军官们倾向于选择用他们死去的同伴的身体作为材料。
十五年前,欧阳报表的父亲在此做将人们带入坟墓。本来圈已被打破,但是当他们遇到什么厉害的东西在墓,迫使他们不得不解决煞阵的包不知道。然而,由于材料的他们不得不王思思和欧阳父亲的身体被切断手臂也用完了,这导致了言言欧阳活力逐渐丧失。
因此,王必须修补坟墓,否则她会死的。
我叔叔从这个坟墓里下来了。 一年前,他在研究阴阳之后安静地去世了,留给我一张纸条,还有很多关于这些包裹的知识,但是这并不包括墓穴的细节。 后来,也不知道王倩倩找到了他父亲哪个老兄,算出了我的事。
我们两个人15年前在洞穴里走到坟墓里,站在一个20米长的方形坟墓里。当我的脚落到地上时,我踩到了一个木制头盔里的头骨上。我小心地改变了一个立足点,蹲下,小心地看着地上的东西。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圆形木头盔,烂,我几乎可以肯定是一个坏脚。的穿在身上的士兵墓偶尔接触包裹埋葬,但大多数的那些家伙正躺在简陋的棺材。该墓是空的里面,不是一个简单的棺材。
这时,王茜茜也滑下了电缆线。她用一支强光手电筒扫视四周。坟墓里有四个出口。每个出口都有几具骷髅。所有的骷髅都朝我们冲去,或者朝着墓穴的中间冲去,因为我们站在墓穴的中间。
我们接下来该走哪条路? 我边打量边问。 我对巴陵阵列只知道一点点,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陵墓本身。
“裁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王茜茜说, “我父亲虽然死在了这里,但我伯父却告诉了我很多关于这座古墓的事情。他说,盗洞口下面的墓室里,只有三个通往其它墓室的出口。”
三个,不是四个?
我背上冒出一阵寒意。这不仅是因为出口的数量,还因为我刚听到身后有一声很轻微的“吱吱”声。回首往事,我发现背对着我的骷髅向前迈了一步。
我咽了口唾沫,他们都还活着吗?
我回头一看,惊恐地发现另一具骨架离我更近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王希希颤抖着问,很明显,她也发现了这具骷髅的古怪之处。
在这一点上,墓突然抛出一个黑暗的滚滚毛毯,很快覆盖景象我们两个人的。于是,四面八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快跑!”我喝了一大杯,跑到一个出口。出口在西面,前面有最少的骨架。然而,我一跑出去两步,就听到身后有一声尖叫。
我惊呆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 我没有转过头去救人,而是跑得更快。
我在坟墓的墙上摸索着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出口。我不在乎我是否想在另一侧出口任何东西,所以我把它粘在里面了。
我认为这将进入一个斜坡,没想到房间冲进另一个墓。该墓的房间,只是这样,但只有三个出口。
是的,在我对面的坟墓的墙上没有出口。没有奇怪的骨骼可以移动。这是一个由九个相连的墓室组成的形状良好的坟墓吗?
我抬起头来,看见这房间上面还有一个洞穴。
太荒谬了!两个洞穴的直线距离不到40米。你为什么在这么近的距离上打另一个呢?Whydoyouhitanotheroneatsuchaclosedistance?防盗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我叔叔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
突然,我的心脏感到震惊,而我的心脏不能告诉难受。心悸?这似乎不大可能,我的心脏是不能出现很健康,这样的问题。
一秒钟后,这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我很快摸了摸手腕,发现这种搏动性心悸不是由我的心脏引起的,而是由其他原因引起的。
我忍受着心中的不适,用强烈的手电筒照着四周,很快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它是一个长灯,嵌在坟墓的墙上。在形状方面,灯由人类的头骨制成,并且灯的油已经被干烧了。但奇怪的是,头骨上挂着长头发,头上挂着红润的头皮J,头皮传到了墙上,这个奇怪的头皮在一个大墙上!
我在此之前“头皮”慢慢地走着,发现有一个厚厚的血管上,在血管不能打败它每跳一下,我的心脏突然颤抖了一下。
更重要的是,“头皮”还在迅速蔓延,很快就布满了半个墓穴。地上散落的骨头被裹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
我慢慢地后退。 我明白了,坟墓本身是活的! 但奇怪的是,我叔叔并没有告诉我任何关于这件事的事情。 会不会是他们离开后才发生了变化?
突然,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到震惊,但没有回头。
猜猜我是谁? 手的主人问。
如果我身后是活人的话,只可能是王茜茜,但我听得清清楚楚——声音是欧阳言言的!
王不是我的盟友。 我甚至认为她是想把我骗到这里来,以获得她那肮脏的秘密。 因为她不应该在黑暗中发出如此尖锐的叫声。 这些移动的骷髅很奇怪,但是我们什么时候没有看到过奇怪的东西呢? 当你感到惊讶的时候,你不可能失去冷静。 除非,当然,她是想引诱我去那里做别的事情!
更有可能的是,这是坟墓中的魔法或怪物创造的幻觉!
所以,我抽出一把匕首,由下及上削减回手在他身后。刀光闪烁间,我看到了男人的脸背后:这的确是欧阳发声明,但它不是生活,而是右脸鬼烂了森森白骨!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耳目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兔皮玉童

标题:《捆煞阵》
地址:
声明:《捆煞阵》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