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截掉你的脸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07 20:20

我在学校的计算机房打呵欠,很多学生都去网吧,因为他们连接到了互联网,但是今天我来到这里时很奇怪,这里没有人。想到这里,我停下来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甚至关掉了这里的开关,最里面的倒数倒数的计算机就在了?
就在我正要进去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扒墙的声音。
一个长发鬼从棚子顶上爬下来,在经过的墙上留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划痕和长长的血迹。我惊恐地低下头,看着鬼魂坐在电脑前,登上QQ,双手触摸电脑屏幕。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我进入了电脑。电脑里的鬼魂的脸慢慢地转过来,我的红眼睛瞪着我。我尖叫着爬下楼。
当地板不小心撞到门室友程亮,程亮也期待在匆忙,我还没来得及给他打电话,他冲了进去。
晚上,我不安地倒在床上,用手机玩QQ,一直在网上看程亮的头像。
我对自己说,"很奇怪,在晚上十点钟之后。为什么程亮还没回来呢?"
“他去学校机房上网,”明佳还拿着手机,“他似乎麻烦与女友分手,但它Ĵ那有,你看QQ群我们学校的在人群中。”
闲着无聊,我点开QQ群,原来是在聊学校花乐小米的事,看着很有意思,我也加入了聊天。
在QQ群里小米的音乐,说:谁敢与我的头发图片QQ头像做,我就答应和他约会的一天。
突然,一群男生像炸了锅,结果当音乐结束小米照片傻了眼我,因为这是李嘉的照片。李佳程亮前两天曾与气体李嘉发生口角活出寝室楼下。
这时,我突然看到程亮在小组里讲话。他说,他必须先拍一张照片的截图,然后才能拍到头像。过了一会儿,我点了一个明亮的QQ头像,看到了李佳一半的脸。我不知道程亮是不是故意的,他只截住李佳的脸,还拍了一张黑白相间的照片,左眼向右斜视,嘴巴微微张开,似乎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场景,很奇怪。
乐乐小米在小组中说:“好吧!”程亮,明晚九点,西南莲花馆不会消失。
“程亮这小子行啊,勾搭上了校花,可真有两下子。”明凯看着手机说。
我心生疑惑,程亮在群里跟乐小米打情骂俏,别人根本就插不上嘴。我急忙给程亮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后问: “你怎么还在机房,你不回来了?”
这只是在一段时间之后,郑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了,"是的,是的,我该回去了。"
我奇怪地皱皱眉: “你自己该不该回来你不知道?快点儿,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哦,哦……”说到这里,突然从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好像手机掉在地上了,然后就有了“咔嚓”的声音,就像白天女鬼扒墙的声音。
"怎么了?"明凯看着我问道。
“程亮可能出事了……”
我从没想过晚上会再和明凯一起跑到教学楼幸运的是,他有钥匙,所以我们直接上楼去了当我走近电脑房时,我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怎么样?”我问。
明凯看着窗户说:“程亮似乎在里面晕倒了。去看看。”.
我进去一看,程亮颠倒位置,是鬼挖到位的原因。
“你还在干什么你能帮帮我吗?”
“哦,哦”我帮明凯把程亮扶起来,但还是失去了理智。
我在电脑上看到,台湾的程亮还挂着QQ,明明没有人,老鼠被关在李嘉的照片拍摄,一旦留下的每英里血液深深足迹。在这种情况下,电脑突然死机,从电脑屏幕上的内伸出一只大手来,对我们抓住了。
“跑陕西!”我急忙打电话给明凯,两人很快就把程亮抬起来跑了他们身后有尖锐的声音。
我们两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教学楼,回头看,春人追逐才松了一口气。
明佳震惊地说:“嗯,那鬼吗?”
我以前告诉过你电脑房里发生的事。
他焦急地看着程亮,我们整晚带程亮去学校诊所。
再回到寝室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们困得哈欠连连,结果一开门都吓得愣在了原地。
卧室的灯关了在月光下,你可以看到一个人低着头坐在里面。
“谁?”我惊恐地问道。
那人僵硬地转过身子,哽咽着说: “你、你们说我以后该怎么办?”虽然声音有点儿奇怪,不过还是能听出,这是李嘉的声音。
在我心里的"怎么了?"中,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当我问的时候,我打开了灯。
不要李家岗喊道,他的脸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只是面对镜头的照片一样,只是左脸颊之前,满身是血糊糊的权利肉球,就像一般的生活的肉丸,一鼓一鼓,就像呼吸,看起来很恶心。
“看到了吗看到灯就把它关了!”
我走过去关了灯,问他出了什么事。
他说,当天晚上,他拿着手机看着QQ群,但它没有一个人说话。
他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他的音乐小米发送照片,结果等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脸上被撕开了一样难受,烧灼痛,整张脸都不见了程亮出手,然后长出这么丑的肉球。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李佳彻底崩溃了..
明佳说:“我们不知道程亮为什么这样做,但他也晕倒了,现在医务室休息。”
我说:“你明天为什么不去问乐小米呢?”
第二天,在离开之前,我们在李嘉定上戴了一顶帽子。一晚上,肉包很小,但整个脸开始腐烂,一股气味。
“别担心,你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安慰李佳几句话,我们得到了楼下阿姨的许可,成功地去了女生宿舍。
来这里之前跟乐小米通过电话,她就在寝室等我们。我们进去之后,看着她美若天仙的脸,竞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你喜欢程亮吗?”李佳是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
乐小米忽然笑了,摇摇头说没有。我总觉得她有点怪少,我们来到她一直坐在窗口不得不脸上动过,白得像一张纸。
“你昨晚为什么把成亮的照片发到群里?”明基奇怪地问。
“没什么,”乐小米笑着说就在手机里。”
我们当然不相信,她解释说:。 “真的是随机的,将是非常有趣的是,我真的没想到,因为我说的程亮就行了。”
“你今晚要和程亮出去吗?”我问。
她点点头说应该是吧。
我问了半天,几乎没有问出来。没办法,李佳不得不删除帽子,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
乐小米一点也不惊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当我们下楼的时候,我们抬头一看,看到勒小米站在窗前看着我们,仍然带着微笑。就在她转过身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嗡嗡作响。
“哦,天哪!”明凯在我耳边说:“你刚才有没有见过勒小米?”她转过身来的样子太奇怪了,我看见她转过身来。为什么她还会回到我们身边?“
一时间,莫名其妙的恐惧包围了我们,我们都感到寒冷这时,李佳的QQ突然响了点击查看程亮发来的消息内容全是李佳的照片。
"问他他想要什么。"我们坐在椅子上,一起看着我们的手机。
李嘉回一个问号,程亮问:你满意它的照片?
李佳:什么意思你为什么有那么多我的照片?
程亮:你觉得我应该把你的截图拍得好看点吗?
李佳:屏幕截图?不可能!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看到“截图”这个词,我们三个人都很震惊,但程亮已经开始对照片进行截图,并逐一发送。
照片被切成碎片,随着照片的继续发送,李佳的手机屏幕变红了,他大声喊着摔到地上。
我跟明佳吓得急忙退到一边。
李佳张大嘴巴,“砰”的一声,中间裂开一条缝,鲜血四溅但裂缝正在慢慢扩大,很快整个头部消失然后是他的尸体就像刚刚发送的截图一样,他的大部分身体已经被完全割掉,鲜血滴落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这样的“截图”把他的身体只切到了一条大腿。
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在我们结束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害怕崩溃。
我抬起头,音乐小米卧室的窗户,窗帘堵得严严实实。
“不程亮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也许我们都会成为下一个“李佳”,明凯吓得把李佳的大腿踢到草地上。
“我们去学校的医务室吧!”我对程亮也很抗拒,我必须尽快问他关于牙齿线的问题。
程亮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时,程亮正靠在床头把苹果切,他一直服用女友小满的护理是不是在他的身边。
明凯兴奋地走过去,生气地说:“成亮,你到底在干什么那些截图是什么?”
程亮茫然地看着我们,问道:“什么截图?”
“你装什么?你显然还是切下一个地图时,头,李家岗之前,你是被杀死!”他大声叫喊明凯冲洗。
“不,说清楚,”程亮惊讶地问,“李佳死了吗?”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简短地告诉了他这些事情。
"我觉得你误会了。当我到学校医务室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机不见了。少一点的粮食帮我找到了很长的时间。"
“但那天你不是去电脑房上网吗?”我问。
程亮回答说:“那是因为我的手机不流通了,这只是和那个小手机的矛盾而已。”她不接我电话。我急着上网向她解释。不过,我刚挂断了一段时间,这可能就是我要晕倒的原因。“
“打是鬼?我看你骗鬼呢!”说明佳看的怀疑。
我急忙让程亮走,因为我看见了鬼。
程良走到电脑室登上QQ,并与她交谈过几次,这样她就向她展示了她过去与她交谈过的所有甜言蜜语。
在这一点上,他发现,那些谁开枪自杀实际上是由全血成红色,而越来越大的计算机,变成了鬼面上。程亮尖叫,我觉得他更接近鬼魂,伸出双手,他打算“捕获”一样切成块。
他惊慌失措地跑回来,跌跌撞撞地晕倒了。
我僵住了,说着恐惧,"如果是这样,谁回答了我的电话?"
程亮紧张地说:“当,当然是鬼。”
我想了一会儿说,“别管这个你可以把我的手机放到你的QQ上看看。”
ChengLiang过去去QQ,指出所有QQ朋友都很清楚,头像是黑白的右手照片。
“这怎么可能,不会对照片正大阿凡达过吗?”我疑惑的问道。
“也许是因为李佳现在死了。”程亮说,突然发现明凯的脸不对他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明凯惊恐地说:“在这里,这只右手似乎是从我的照片上面截图下来的。”
他的话听得我们心里一惊,随后他急忙掏出手机找出了一张照片,果然就是那只右手的照片!
“什么,什么?”明基看着他的右手颤抖。
“我们也有点小,”程亮说,“你,别担心,我觉得不会那么快。晚上见。”
明凯的脸色苍白,他看到他的右手变成了蓝紫色。
晚上,明凯和我早早来到西南莲花亭,风阴,把我们直接吹到了冷战。十分钟前,蹲在宿舍里的程亮说,勒小米已经出发了,但现在已经是09:30了,没有她的踪影。
不大一会儿,程亮回来。
“怎么样了?”
“不,你错了吗乐小米根本没来!”我回答。
“真的吗?”程亮环顾四周说。
我们三个找了,就在这时张明楷突然大喊。
他的右手开始水肿,蓝紫色的血管好像要破裂了。
明凯说:“我还不想死。”
他的右手越来越大,均匀的竞争出现了一些血洞,很快就把整只手裂成碎片。
明凯疼得在地上打滚,我们只好先送他去医院但与此同时,我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于是我转过身来,看了看。
“程亮,那边好像有人!”听了我的话,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就连明凯也让我们过去看看。程亮扯下衣服包裹住了明凯的伤口,然后跟我走了过去。
莲花展台谁是小米的音乐,她揉了揉额头坐在地上,茫然的表情,对自己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假装!”程亮气愤地说:“如果你不拍一些奇怪的截图,李佳和明凯怎么会死而受伤呢?”
突然的声音让LE小米惊呆了,问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冷笑:“这个任命是不是你在群聊的做T以及我说什么!”
乐小米想解释,但突然被当场惊呆了,然后四肢向后弯成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
她的眼睛死气沉沉,头也没被抓住,发出了一连串咯咯笑的声音。
我们都后退几步,盯着她。
当乐小米的身体停止扭曲时,我发现她好像背着一个人当她完全转过身来时,我们吓得尖叫起来。
她身后是那该死的头发的鬼,现在看来,长期在音乐作为小米的身体。
勒小米低下头昏倒了,鬼魂笑着说:“你不必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杀了你的同学。”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颤抖着。
“你们都会死的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我们俩一个接一个地撤退,随时准备逃跑,鬼魂笑了笑,平静地拿出一部手机。
“我知道,她想了一枪,这是我们杀的方式!”我告诉程亮吓得脸色苍白。
女鬼在手机上操作了几下,我们的身体就变得僵硬起来。
这时,程亮的女朋友谷粒较少突然出现了。
她抢去了鬼的手机摔在地上,然后迅速拿出铜镜,在额头被鬼。
谷粒的不那么饱满地读到她嘴里的话,鬼魂被她压进了勒小米的身体里。
勒小米昏倒在地,稍小的谷粒坐在一边休息,程亮和我就像一只木鸡一样呆在那里。
“怎么了,鬼女?”我问了很久。
小个子笑着说:“你没看见,难道你不把我弄回来吗?”
程亮,惊讶地过去,带着他的手臂,兴奋了隧道:"亲爱的,你怎么做到的?"
小曼推开他:“来,你和我,而不是好!”
我用音乐小米不放木椅,问:“??鬼不会走的出来为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小个子解释说,鬼魂实际上是小米音乐的"生命的精神"。
所谓的“本命灵”也叫“护体灵”,是指一个人的家人或者朋友死亡后,忽然发现这个人不久之后也会死去,就放弃投胎的机会附在这个人的身上,保护这个人不因意外死亡。
小个子说:“小米"因此,它必须对LE小米有深刻的影响,这样它就会被附着到她的身体上,以保护她。只是有点过头了,就像用别人的生命来延长小米的生活。"的"女鬼是"精神。”
然后,我们的教训。它与QQ“斩人”的方式向死者的剩余寿命到小米身上的音乐鬼。
当它钻进电脑摧毁它,并注入自己的阴气,所以当程亮互联网会以某种方式做这些事情。后来干脆就直接登录程亮的QQ。
小曼说:“这些事情我也知道,人不问,我刚刚压制住了铜镜是鬼,也不会出来的音乐是幸运的小米,李嘉的生活给她的身体,她就可以继续生存。 “。
事情告一段落了,我们都松了口气——明凯的命保住了,程亮跟小满也和好了。
勒小米很快就醒了。
那两天,明凯在医院,他的任务落到了我的头上。
晚上,我去找明凯的水。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打电话给ChengLiang,但是突然我听到走廊里的铃声。
我一看,原来只是不小心打进程亮原来的手机号码,电话里是不是他丢了?下课铃响了不早就挂了,我加快了脚步,结果在经过张明楷病房里突然停了下来。
地上全是血明凯的身体被砍成碎片,头倒在地上。
我靠在门上哭了起来,被截肢的四肢慢慢地在我眼前消失了。
阴鬼已经被抑制了,所以谁杀了他以"屏幕截图"的形式呢?
我只是突然想到的铃声,所以当手机在查找疯了。但对方关了机,我觉得很仔细一气之下,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哽咽抽泣回来。
声音在一个远离我的病房里。我推开门,慢慢地走了进来。在月光下,我看到了坐在窗台上的小颗粒,覆盖着他的嘴,哭了起来。
“小,小满,你怎么能......”说着,我突然看见地上程亮失去了电话。
“是你吗?”我惊讶地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小的颗粒擦了他的眼泪,看了一眼红色的眼睛,轻轻地说,"因为我是ChengLiang的"BenDingling"。"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撞到了脑袋,头晕目眩,一时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一个月前,我因为一次事故而死了。要使它远离这一过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想想看,这个月已经争论程亮小满和,为此也。
“即使如此,你还是怕杀了明克!”
粮食不够饱满的人回答说:“因为我太爱程亮,所以我放弃了转世的机会,做了他的生命精神。”“因为我知道一个月后程亮会在和明凯打架的时候意外死亡,所以只要明凯死了,他就不会死。我知道这对明凯不公平,但我已经在地下做了,让明凯转世到一个好家庭。”
听了这些话,我说不出话来一开始,程亮偷手机就是为了杀明凯。
小曼哭着说:“我的时间不多了请不要告诉他这些事告诉他我搬到很远的地方是因为我的家庭发生了变化。”
我看着她在月光下消失,最后点了点头。
小满走后,程亮确实郁闷了两天,但很快就忘了小满和乐小米恋爱了。
小米第一次穿得又小又满的时候,小米统一了“自己的精神”,而放弃宝宝救程亮的机会,程亮只伤心了两天就爱上了小米。
小曼做到这一点真的值得吗?
 

上一篇:藏阴纳阳

下一篇:同乡车

标题:《截掉你的脸》
地址:
声明:《截掉你的脸》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