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校园怪谈之捕药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12 17:45
杨青觉得耳朵有点不对劲,因为晚上有人会打喷嚏。 但事实上,宿舍里一共有四个人,其中孙请假回家,其余两个人并没有感冒。
就像今晚,杨青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吵醒了。卧室是黑色的,彭敬艳和孙郭睡得很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阿嚏!”
又一声响在耳边,杨清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喷出来的“口水”。这样不行,一定要找到是谁在打喷嚏?
杨青起身去看室友,却一无所获。
这时,他突然觉得脚下有一丝凉意,便低头看了看孙括的店铺。 孙括的被子裹得很紧,很冷。 在他的床底下,白色的空气慢慢地扩散开来,包围了孙括的脚。
杨青打了一场冷战,急忙回到床上,这是不可想象的。杨青发现,这一连串的咳嗽是从床底下传来的,他的心禁不住,好奇地看着床。在那白色的空气中,仿佛有一片灰暗。
杨清电话过去点燃光的照耀下,这些指示灯会闪亮,我的上帝!就连放光的闭着眼睛,腐烂头部和嘴的一个,仿佛患了重病。
“好冷啊……”
听到这个冷冷的声音,杨青连忙把手机拿出来,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看着。
不久,一只苍白的胳膊从床底下伸了出来,指甲显得黑黑的,很长,~ 全身青白相间,面部扭曲,瘦得像柴火一样的秃鬼爬了出来。 他又咳又爬,非常虚弱。 恶魔慢慢地爬上了孙括的床,趴在孙括的身上。 孙括仍然像粽子一样裹着被子,像木头人一样纹丝不动。 妖精冷得发抖,拉了拉孙括的被子,爬进去拥抱了他。
一个人和一个鬼在一起,他可以看出杨青是非常不同的。邪恶的灵魂有一层霜状的物体,逐渐在阳光的身体上染污,然后慢慢地熔化到孙国的身体里。
地精打了一个饱嗝,冷笑道:说完这句话,邪恶的神奇失踪“这是温暖,更比在孩子生病的一半。”
床上的孙括似乎没有任何意识,背对着杨青,被子不知盖。 杨青走过去,发现孙括的身体很冷,于是给他一个电宝,并帮他盖好被子。
杨青怕孙国会有事,所以从早上睁开眼睛一直注意孙国,看到他很正常才放心。 然而,当孙括去打水洗脸的时候,他的手一碰到水就突然掉到地上,他的手皱得像一具被淹死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全太阳看着它,一点力气也没有.
杨清急忙迎上去,和彭景琰一起把孙阔抬回了床上。刚一放下,孙阔就打了一个喷嚏,喷出来的却不是口水,而是血雾。他冷得浑身发抖,皮肤渐渐变得苍白。
“是不是生病了?”彭景琰说道。但他却感到很奇怪:怎么会喷血呢?
我们去医院吧! 孙阔疲倦地说。
只有杨清什么也没说。
经过检查,孙国没有任何问题,也无法找出他的病情原因。我做不到Icandoit.我回来的路上只买了一些冷的药。
我不认为孙光服用感冒药后病情加重,不仅呕吐、腹泻,而且像一层霜一样洁白。看到孙光卧病躺在床上,杨青说了昨晚的事。三人都很害怕,特别是孙光,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于是他放弃了他的病是鬼会传染吗?”彭井研惊讶道。
应该,应该这样! 杨青只看到了,但他不明白这方面的事情。
这时,一个人的声音被扑灭了,太阳又回来了。孙帆和孙国是表亲。他有时间休假。
寝室里说的话孙凡也听到了不少,他沉着脸过去,直接拿过孙阔的手开始把脉。大家都没想到,孙凡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孙阔不停地咳嗽,孙凡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孙帆虽然是孙括的弟弟,但身体比孙括强壮,对鬼也略知一二。
原来,孙括的体格自然属于寒冷,容易吸引鬼上身。 杨青和彭景燕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有了顿悟。
“那现在怎么办?”
孙帆心想:“我不是鬼,只是一点点而已,我要在晚上最后确认一下!”
杨青不知道晚上要证实什么,但只是孙帆向孙括的眼睛发出信号被他抓住了。 然后,孙直接上床睡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背对着他们。
夜深人静,杨清的心里毛毛的。孙阔已经睡着了,停止了咳嗽声,而孙凡更是睡到打呼噜。他们两个当事人怎么会睡得这么舒心?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丝红色的气体从门缝中飘了进来。
“杨青!”彭敬燕的头上响起了恐惧的声音。
随后,杨庆彭井研下床,上床睡觉。
“你说要来什么?这是孙凡白天说的“证实”吗
杨青做了一个沉默的手势,因为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个黑影随着红烟飘了进来。 彭景燕手里握着杨青的手,出了一身冷汗。
很快,红色的烟雾充满了他们的宿舍。 阴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个有血有肉、没有半个头、被虫洞覆盖的鬼魂。 魔鬼边走边流口水,一瘸一拐地拖着左腿来到孙括的床前。 孙括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地上到处都是血,恶魔的左腿被拖出来,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杨青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的。
果然,恶鬼走到孙阔的床前拉开了他的被子,血糊糊地钻了进去。恶鬼腐臭的血液沾了孙阔一身,长满水泡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看的二人恶心得想吐。
我得叫醒 sun-fan
杨青一站起来,就被彭敬岩拉了起来。
你疯了! 这个动作不能被鬼探测到。
“那又怎样?看不到孙括被鬼伤了。他弟弟不明白吗?”
不对。 魏鹏景燕轻声细语,你想,孙帆平时睡得那么死
杨青皱起眉头,想一想。他们不是认真的吗?
这时,趴在孙阔身上的恶鬼打了个哈欠,然后诡异地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它慢慢地爬下床,开门出了寝室……
彭景燕惊讶地说: 我的天,杨青,你看 t)那鬼的腿好
杨青没有说话,只是收回向门口望去的眼睛,朝孙阔的腿上望去。
正如杨青所料,孙阔的腿第二天就瘸了,跟昨晚鬼魂的腿一样。孙阔的脸绝望了。孙凡在床边好好照顾他。他满脸倦容,好像一夜没睡似的。
“这是要确认你是谁?”杨青有点生气。
孙帆默默地点点头,说,我只想确定我的想法是对的。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种阴病。事实上,除了我们的生活之外,鬼魂也会生病,严肃的人也会变得更聪明。因为你不能因生病而转世,你应该立即治愈。好吧,如果你想尽快治好它,最快的办法就是。”
是直接给活感染的,对吧? 杨青接手说的。
“是的”孙帆叹了口气,然后说:“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当一个活着的人感染了一种疾病,它就会变成一个”传染病体“,然后会有更多的病人发现他在传播疾病。”
此话一出,三人吓得惊慌。
我不想死! 我身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性病。 我得有多痛苦? 我现在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没有办法这样做。"
孙凡所谓的办法,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就是一定要找到刚死没多久,身上还保留一点点儿阳气的人,将其身上的肉用刀取下,削成小片煮成汤吃,这样吃上三天定会恢复原样。知道这个办法,杨清和彭景琰都觉得有点儿恶心,孙阔也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这时,一股血从门框上流了下来,在门上流出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现在行动快还不晚,以后还会发现更多的鬼!”孙帆讲完话,直接背诵了孙光。
“我俩帮你开路。”杨清顺手拿起一个拖把,彭景琰忍着血腥味儿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女鬼,正在腐烂,身上布满了肉瘤。 女鬼一直在她的嘴里咕噜咕噜地叫,她的两只眼睛环绕着她的脸,直直地盯着孙括。 它嘴角歪斜,诡异地笑了起来,然后迅速向孙阔伸开血淋淋的手去。
“小心啊!”
杨青拿着拖把准备打下来,孙帆一转身就赶紧走了。 那个女鬼发出一声空洞,等反应过来又跳了起来,杨青的拖把已经被大力地挥了下来,直接穿过女鬼的软胸。 四个人跑出宿舍,锁上了门。
“走吧,我知道一个小地方还流行土葬,可以方便得到尸体。在校外打车的话,估计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孙凡着急地往校门口跑。
彭景琰还有点儿犹豫,这样去“偷”尸体真的好吗?杨清心里也有点儿疹的慌。但是,两个人的脚步都没有停下。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四个人下了车。因为时间紧迫,孙凡直接把孙阔背在身上跑。杨清和彭景琰左看右看,一脸恐慌,深怕会有恶鬼找上门来。这么荒凉的一处坟地,什么鬼都有可能出现。
杨青见孙累得满头大汗,便提出要改变他的背部。 孙帆摇了摇头,看着高个子彭敬彦。 彭景燕立刻明白了,径直走下了腰。
孙帆说,这附近有一个小村庄,人们仍被埋在那里。如果你幸运地找到了一个新的地球坟墓,那么肯定有一些人还没死很久。四个人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看着县里的一些坟墓。那块灰白色的石碑插在上面,黑白照片就像奇怪的眼睛,伴随着狂风,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了一阵 “沙沙”的响声。一回头,只见一另一女两个恶鬼一个飘着一个爬着向他们追了过来。女鬼的长发沾染着鲜血贴在脸上,张着嘴流着口水,看着孙阔恨不得一口吞下。相对比,那个男鬼冷静多了。虽然身上布满了伤口,每动一下都有肉块掉落下来,但丝毫不影响它在地上爬的速度。
“分开跑吧!”孙凡大汗淋漓,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道, “鬼的目的是孙阔,我背着他把鬼引开,你们两个分开去找尸体,这样也会更快一些。”
孙凡说得在理,这里就数他的体质最好,而且还能想办法甩开那两个鬼。只要杨清和彭景琰能迅速找到尸体,这样就没问题了。
杨青和彭景仪被分为两条路。
杨清真的挺害怕的,这地方凄凉阴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来一个鬼。他叹了口气,四处望了望。天空昏暗,像是要出现什么恐怖的怪物,四周压根儿就没有几座坟。杨清转了一圈儿,不敢正眼去看墓碑上的照片,只低着头看坟土新不新。看到最后一座坟的时候,突然有一只血淋淋的手从土堆里钻出来,吓得他直接跳了一下。
快跑!不要说任何东西找一个新的坟墓。你必须在一分钟内把你的生命花在这里。杨青回头看了几眼,好像鬼魂从坟墓里爬出来,他脚下的速度更快。彭晶岩似乎正往西北方向走,所以他绕过了几个坟墓,跑了那条路。
凛冽的北风在耳边“呜呜”地响,累杨青几乎脱水。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太阳和太阳范宽。在这点二偷偷摸摸的,他们都躲在靠近彭经筵。
杨青皱了皱眉头,开始寻找墓穴掩护自己前进的路。他想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彭井研一个新的坟墓忙,不停地挥舞铁锹,它似乎已经找到了一个“新的尸体。”
“我们一起帮你吧!”
彭晶涛,回头看,是孙帆:"快点,快点!"
孙阔在旁边坐着,彭景琰和孙凡一人一锹,很快就挖出了坟坑。下面果然是具刚死不久的尸体。
“终于搞定了!”彭井研抹汗水,微笑着。
我明白了... 还没有。 孙帆突然笑了,然后用铲子拍了拍彭景燕,把他踢进了坟墓,开始迅速填满。
在这里,杨青真的看不见,就冲了出去。
菊山,住手!!你在干什么?”.
高大的太阳扇直接站在他面前,带着一把铁锹。"你也想走吗?"
杨青犹豫了一下,而且打斗的不是他的对手,于是他转身看了看孙阔。
孙宽扭过头去,不敢正视他,只是喃喃地说:。 “在卧室在哪里,当太阳撒了谎,我也不想用那种死的普通肉类的治愈,死者必须被活埋而死肉”
”不光如此,还必须是那种和鬼躺在一起的人肉。这样的人肉能充分吸足阴气,才能做成好药。“孙凡放下锹,坑里的彭景琰只剩下了一颗脑袋。
这时,彭景琰身边的那具”尸体“突然尸变成鬼,丑陋的嘴巴不可思议地越张越大,露出了两排血齿,一口便将彭景琰的头给咬了下去。同时,它抬起右手插进彭景琰的腹部,掏啊掏啊,直接拉出了一条血淋淋、布满了泥土的肠子,然后放进嘴里兴奋地吸允起来。
杨青想吐,转过身来,眼泪夺眶而出。
“真他妈恶心!”孙凡再次加速,直到彭景燕和恶灵被埋葬。
看着坟墓,杨青已经有罪,孙帆又背起了孙郭。
我们还不能放松。孙国还是很危险的。3小时后,他就不能吃彭晶岩的身体了。“孙帆回头看了杨青笑了。如果你想留在这里,招魂的话,不要走。我们俩不会陪你的。”这样,你就走得越远越远。
孙帆和孙括躲在马路上,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 这地方阴气太重,那些老弱的鬼一个接一个地流口水。
“谢谢你,兄弟。”孙光说。
“当你说这完全好!”孙凡苦笑了一下,“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很厉害吗?”
话音刚落,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喊叫。 孙帆抬起头来,看见孙括正和一个发抖的魔鬼蹲在他的身上。 那孩子把长长的舌头直接伸进孙括的耳朵里。
“请保持我的健康!”孩子舔了舔,说:“沙哑。”
”起来!“孙凡直接甩去一张驱鬼符赶走了小鬼。 往后找来的鬼一个接着一个,孙凡求来的符也用得差不多了,两个人遍体鳞伤,终于熬过了三个小时。等他们再回去,发现杨清还在原来的地方躺着,相安无事。
孙凡一直在看时间,直到四点一刻,马上忙着拿铁锹。杨青看了一眼挖好的坟,这次他把坟全吐出来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之前的尸体已经被烧得血肉模糊,好像肉和骨头完全分开了,像一粒深陷的大米牢牢地粘在彭晶晶的身上。 彭景燕死得很惨,身上大大小小的水是被鬼抓住的手指洞,五官十分凶恶,眼睛瞪得像个鸡蛋,内脏、肠子都流出来了,其中一个还纠缠在鬼身上。
"太恶心了。它们中的两个是挥之不去的,但它们越紧越好,它们就越好地互相吸收。"孙帆回头对孙国说,"大哥,如果你想快点好了,我就给你吃彭敬酒的肉,用那鬼的骨汤喝,效果最好!"
杨青听到这句话打了个冷战,Sun的胖脸并不怎么好。
”快搭把手!“
杨青不得不努力工作。他和孙凡一起去看尸体,一个一个地看,然后把尸体打包回宿舍。
回去等,之后那里的阳光男人烹饪熟的猪肉。不久,人肉一个晚鬼汤将结束。杨青皱了皱眉看到,起初难以下咽广SUN,但最终就像是一般的瘾,开始大口大口吃肉喝汤。碗剩余的头发,Sun还广泛吸,看到杨庆恶心至极。坐着看在吃了这些广泛的太阳,太阳和杨青,谁在他好奇地看着。孙见宽困启动,没一会儿倒在床上。
超过一小时后,孙先生完全恢复了。孙帆和他和一个人一样好,只有杨青才是莫平。
夜深人静,睡醒一觉的杨清忽然觉得有点儿口渴,便坐起来喝了口水。忽然,他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仔细一想,这寝室竞少了孙阔的呼噜声,以往就他的声音最大。杨清走过去一看,怪了,孙阔根本就不在床上,而且他的床冰冷刺骨,就像殡仪馆里放尸体的玻璃棺。杨清急忙去叫醒孙凡,孙凡听后,立即坐了起来。
你出车祸了吗?
"我们走!"孙帆立刻跑出来,杨青故意有点晚了。
孙括虽然在走,但是速度很快,他直接往西北方向走,这个方向看到的是那片墓地的方向。 孙帆跑了很长时间才追上他。
孙凡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方法来解决阴部疾病。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有一种感觉,他永远不能让孙括回去。
孙凡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掐住孙阔的手臂,挡在他前面不让他动弹,但要想重新领回去还是十分艰难。月光下,眼前的孙阔慢慢地抬起了头,只见苍白的一张脸下,一对血红的眼睛触目惊心。
孙光,起来!孙凡急着皱眉。
这时,孙国突然转身大笑起来。孙帆明白了他是什么,低头看着他的脚,没有影子。同时,孙国又抓住孙帆,手指的力量越来越大,直接卡在太阳扇的肉里。
啊,j 东西带着孙帆的痛苦咆哮着,孙括的胳膊越来越紧,终于赛跑的孙帆完全抱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时,何阳青也赶了过来。见此,他突然笑了。拥抱太阳宽过去谁对面的孙杨卿,他的牙齿,说的:“就是你!”
“没错!”杨青笑着走过来,“没想到会成功。那时,你把我留在墓地里,把我留在那里。彭京燕死后,灵魂出窍,他和我商量要演这出戏。
据说当孙括吃掉自己的肉时,他会趁机进入并占据孙括的身体一段时间,然后帮助我完成我的计划。 该死
“你的计划是什么?”孙凡嘶哑地问道?”
杨青平静地解开衬衫扣子,只见自己身上满是腐烂的伤口,包括刀伤、抓伤和烧伤。
他叹了口气,说:。 “!因为我有一位女性疾病,太阳宽广之前,长鬼看上了我,我要你说的方式找到解药啊,那是你的身体。”
孙凡看到杨青笑着过来,最后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
 

上一篇:禁忌教室

下一篇:晾人杆

标题:《校园怪谈之捕药》
地址:
声明:《校园怪谈之捕药》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