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心怀鬼胎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22 13:30
半夜,白玲雪睡得正香,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她刚想下床去开门,突然想起离寝室门最近的周茶茶还躺在床上,便不高兴起来:周茶茶离寝室门最近不去开,我也不去。这么想着,她就闭上眼睛装睡起来。
正在这时,敲门者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砰砰”地砸着门,还大声喊道:“快开门,我回来了!”
谁白灵雪突然惊醒,原来是茶茶周之外的声音,那一周躺在床上茶茶是什么?
白玲雪不可思议地朝周茶茶的床上看去,见那里躺着的人正缓缓爬起,惨白的月光下映出那张森白的脸来。那张脸白玲雪认识,竟然是李春柔。
但李春柔上周不是死了吗?白灵雪的牙齿吓得直哆嗦,蜷缩着发抖。
李春柔没去开门,而是来到了白玲雪的床前,阴笑着问:“我美吗?”那声音幽怨而空洞,像是来自遥远的地狱。白玲雪不敢答话,只能缩在被窝里一面颤抖,一面祈祷李春柔不要过来。
然而事与愿违,李春柔在白玲雪的床头站了片刻,说:“我好冷,你来陪我吧。”
“不、不要,你这个魔鬼!”白玲雪想挣扎着逃开,却感觉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接着,李春如把被子搬到她身上:“和你在一起,那么温暖。”就这样,她全身心地上床睡觉了。
外,籀差搽还是敲门,学生们已经不耐烦让床上了,她打开门。而灯,白灵雪发现自己移动。她感到震惊和窃窃私语:“在那里,鬼”
"鬼,在哪?"肥江洪平走了起来,好奇地看着白灵学。
白玲雪说:“就在我的被窝里。”
蒋洪平砰地一声打开了白灵雪的被子,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白雪和雪,在半夜不要讲鬼故事?"后,她回到床上去睡觉。
没什么好说的吗?但只是感觉好清晰,不会是在做梦啊!白灵雪思维,把头埋在自己的床上。这时,她发现出现在他眼前了个鬼脸,这就是李软。但是,下一刻就不见了软李,而白灵雪感觉到气流钻进自己的肚子,冷静。
白玲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气不断地流窜着,直到小腹才停了下来。随即,她的小腹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地膨胀起来。不多时,她的小腹就像一个充了气的皮球一样,变得圆滚滚的。
在恐怖白灵雪口抚着自己的肚子,正要再次哭了,突然电话铃响了。一看号码,是什么男友军事呼叫。
“亲爱的,你的短信是这样的吗?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但我们都还在学校。我们打电话吧。”
白玲雪突然想起睡前发来的信息,呆呆地说:“是真的。”
他在电话的另一边,安慰她多休息,并告诉她,他一生都会对她很好。何军说了很多话,但白灵学没有思想,因为她的全心都在胃里。
挂下电话,白玲雪后悔莫及。本来她以为何军对她三心二意,勾搭上了曹飞燕,这才编造,说自己怀孕了。却没想到现在玩笑成真,可她自己知道,这哪是怀孕啊,自己肚子里的明明是李春柔,是鬼啊!
虽然她骗了何军,但任谁都知道,不可能刚怀孕肚子就这么大的。而且白玲雪还在上学,这如果让人知道了,她哪还有脸待在学校了?所以,当务之急是搞掉这个大肚子。而这个大肚子的罪魁祸首便是李春柔,也就是鬼。谁会捉鬼呢?她思索了一会儿,想到了田宇。
第二天一早,白玲雪穿上一件宽大的衣服走出了宿舍。她用几本书挡在小腹前,所以没人注意到她的身材。
田宇是一个英俊的男孩,他能摸到女孩的骨头,所以她在学校里一直是个女人。白灵雪认识他很久了。
见到田宇,白玲雪说明了来意。
白灵田宇惊讶的看着雪的肚子,说:“你的意思是,你的肚子是软鬼厉”
白玲雪点了点头:“所以我来找你,希望你能帮我把肚子里的鬼除掉。”
田雨摇了摇头说:“恐怕这很难。”怀孕的人已经怀孕了类人胚胎,鬼的轮回只是为了给胎儿灵魂。而你怀孕是假的,你肚子里什么都没有,这时鬼进去了,我怕变成一个鬼宝宝。鬼魂在你的胃里和你有联系。恐怕你不能摆脱他们。等待出生。“
“啊?”田宇的话把白玲雪吓了一跳,她可不想生下这个鬼胎。可田宇只是摇头,表示他没有办法。
突然,田宇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和李春柔有过过节吗?她是怎么选择你的?一般来说,不下地狱的鬼魂有很多怨恨,或者有一些未完成的愿望要完成。不可能留下来随便找个人转世。”
白玲雪猛烈地摇着头说:“我跟她有什么过节啊?她生前,在寝室里我和她关系最好了,没想到现在她却来害我。”
“最好的关系……”田宇沉默地说,“你觉得她会帮助你吗?”
“帮我,就这样帮我?”
田雨点点头说:“比如说,你的愿望是怀孕,所以当她知道的时候,她就帮了你。”
白灵雪一惊:难道是因为昨天欺骗何军说,她怀孕了,李软知道为什么他走进他的肚子?嗯,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白灵雪暗暗后悔,我决定以后不怀孕的笑话。
听了白灵学对这件事的叙述后,田雨点点头说:“既然她想帮你,就有办法。”只要你在她的鬼魂变成胎儿之前邀请她出去,你就会没事的。后天是满月之夜,阴最重。午夜12点,我们来到后花园,邀请李春如的“阴灵”。“
田宇刚说完,迎面一个拳头挥过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没防备,直接被打翻在了地上。
“你竟然敢勾引我的女朋友,看我不打死你!”来人正是何军。
看到何军要出发,白灵雪立即在田宇面前停下,说:“停下!”
何军横眉立目,满脸不可思议地说:“你、你竟然帮他?”
白灵斯诺说:“我并没有帮助任何人,打人是不对的。”
他在引诱你。我想杀了他!”他一结束,就看见白灵学的胃。他有点震惊,然后说:“好吧,我明白了。”你说你怀孕了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是他的吗?现在你们都有孩子了,你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分手了!”有了这个,他就转身离开了,不回头看。
白令雪落在地上,眼泪直流:原来只是个笑话,这是怎么回事啊?
白灵学对田宇说了几个字,就走了。田宇答应过她两天就会做同样的事,这使白灵学感到放松。可是他说他俊,白灵学想到眼泪又出来了,决定去找他,向他解释。
到了晚上,白灵雪后花园终于找到了军队。但是,何时何地看到军队,她无法说话羽。
何军的身旁有了另一个女人,正是白玲雪前段时间发现和何军勾勾搭搭的曹飞燕。此刻,两人更加没有顾忌,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好不浪漫。
白灵雪带着眼泪来到了他的Jun,说得很低,"事实上,我没有怀孕。我的胃里有什么鬼胎儿。"
何军还没来得及开口,曹飞燕就翻了翻眼睛,看着他:“这是谁,捣蛋鬼?”
何军见曹飞燕有些不高兴,立马哄着说:“没事没事,我这就赶她走。”说完,他转过头对白玲雪说,“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肚子里的是鬼胎也好,妖怪也罢,都和我没有关系了。你快离开吧。”
白玲雪挺着大肚子,掩面流泪。她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何军和曹飞燕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他们还有所顾忌,偷偷摸摸的,现在何军借着“假怀孕”这件事和自己分手,他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白玲雪一个人呆坐在花园内,过了好久,她打定主意要报复何军。可就在这时,她的肚子痛了。又如昨天一样,她感觉一股气在身体里钻来钻去,最后停留在了肚子里。
白灵雪突然想起了田羽。如果我们生了这个鬼怎么办?所以我是孩子的母亲。孩子应该听我说吗?那时,我可以利用这个孩子来报复自己。于是她偷偷藏起来,准备生个鬼。
夜半,寝室里静得可怕。白玲雪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毕竟是生鬼胎,要不是那扭曲的仇恨支撑着,她可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话说回来,白玲雪只是一个普通人,鬼孩子什么样、怎么生,她都不知道。
虽然躺在床上,白玲雪却抑制不住脑子中的胡思乱想,硬是睡不着觉。许久,一阵敲门声猛然闯进了思绪横飞的白玲雪耳朵里。
白玲雪侧过身,盯着门口。寝室里的室友们都在,那么是谁在敲门?
敲门声还在继续,但无论是最近的周茶还是其他室友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也没有人站起来开门。
“快开门。我是周茶!”外面的人叫道。
白凌雪大吃一惊:又是周茶!!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周茶的床,床上的人还是很害怕的:果然,就像她想的那样,躺在周茶床上的人仍然不是周茶,而是一个长发女孩。她不认识那个女孩,但她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就像李春柔一样,是个鬼魂。
女孩慢慢走向白灵雪地爬坡来了。即使昨晚的事,但白灵雪还是忍不住打哆嗦,一边抱着被子在角落里紧紧地收缩,一边颤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女生掩面而笑,全身却满是阴气:“你怀孕了,我当然是来找你投胎的喽。”说着,她就往白玲雪的身上靠来。
白灵不停地摇头,却挡不住鬼向她的体内涌去..当鬼魂完全消失的时候,白凌雪觉得自己的肚子大了一点。
鬼消失后,白灵雪被哭声惊醒的室友。她明白了,室友听到这些声音之前,因为鬼的存在。见室友现在有自己的样子,她只是低着头“呜呜”的哭泣,忍不住抹着眼泪。
室友打开了茶茶的门,茶茶进来了,看见了白雪的白雪,问道:“"你怎么了?"。”
白凌雪生气了一会儿,说:“你还说你回来晚了两个晚上,每天都有鬼魂躺在你的床上。”你觉得是你惹的这些鬼吗?”.
听到白灵雪说的,其他室友好奇地看着。白灵雪暴露了她的胃,害怕一群室友分散,另一个在宿舍里找避难,只有白灵雪和周茶两个人留在宿舍里。
“应该的。”周查查说。
白灵雪听周察查急忙问:“什么是对的?”
茶茶周说:“最近几天我回来晚了,不能出去玩,但这样做很重要的事情。”
在学校里,何军是一个有名的校草。然而,由于校草的普及,他一直不安。正因为如此,白玲雪在爱上他后,想出了假怀孕的念头,想给他做个检查。周查查查也很喜欢何军,以前,因为白玲雪是他的女朋友,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爱深深地放在心里。直到前一段时间,周查查发现何军和曹飞燕关系很亲密,但她不相信何军欺骗了何军,以为曹飞燕勾引了何军,周查查仔细发现了曹飞燕的一些奇怪行为:曹飞燕半夜独自跑到墓地,墓地是不久前死于食物中毒的两个女孩的坟墓。一个是李春柔,另一个是她不认识的。
今晚,周察查将跟随曹飞燕。
周查查见曹飞燕在墓前激动了一阵,便烧了些东西。一个光影从坟墓里飘出来,朝学校的方向走去。现在想想。那个鬼女刚从曹飞燕那里来。
疑团太多,白玲雪知道,发生这些事不是自己能够处理得了的,于是打算再去找田宇帮忙解决。夜色漆黑,白玲雪揉着更大的肚子睡下了。
白灵雪和田玉在学校后面的凉亭见过面。田玉听了《白雪》和《周茶》的叙述,点点头,皱起眉头。很长一段时间,他拿起了头,说,"我们回去吧。明晚是月亮的夜晚,不是太晚了。"
白灵雪和挫折茶茶的几个星期中,只有回去。
在道路的中间,白雪和雪看到一个最不愿意看到的人:曹飞燕。白人和白雪赌徒应该走了,但是一周的茶会让她说,"我们走吧。我们走吧。"。”
没关系,但白茫茫的雪和每周的茶都充满了怀疑:曹飞燕的地方就是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她只有一种可能去那里。
田雨私下里和她有联系吗?
白雪皑皑,茶茶在假山后面,穿过缝隙,静静地。果然,曹飞燕在找田雨。因为距离太远,白雪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只能看到田野无法支撑着他们的头。最后,曹飞燕笑着走了。
白灵雪又惊又怕,它会出现,移动恶魔曹飞艳遇和田或许也有关系。她本来被认为田宇,以及田宇也是她唯一的依靠,现在是明确的,曹飞盐田玉明和他的团伙。他们有暗箭,还有鬼侵入人体,还有另外一个朋友的背叛,白灵雪真的觉得生活。
周查查似乎感觉到了白玲雪情绪的波动,紧紧握住她的手,轻轻地说:“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他做了一个很大的鼓励白灵雪,回到寝室,想办法对付两个人。俗话说,“你有不如靠自己”,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两人决定跟着曹飞燕去墓地,破坏她闹鬼的计划。
晚上,满月挂在天空中。白凌雪看着曹飞燕走进墓地,跟着周茶。
白灵雪道上紧张的方式。她不明白一个女孩曹飞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
我想到周的茶,她在跟曹飞燕的进程,雪不禁怀疑一个女孩跑到墓地一个大晚上,这是正常的吗?
来不及多想,见曹飞雁要烧东西,白灵周差茶雪,迅速冲了上去,曹飞雁刚刚点燃纸一顿乱步。
曹飞燕被这两个突然闯入的人吓了一跳。他喊着要逃跑,却被周查查抓住了。
周哲甲大声地问:“说,你为什么要伤害别人?”
曹飞燕颤抖着说:“我、我没有。”
“没有,这是什么?”茶茶周指着地上还没来得及烧符纸,不依不饶。
不等曹飞燕回答,一个人影突然出来了。那人叹了口气,说:“既然你们都来了,我就把它藏起来。”
周茶和白凌雪惊异,转过身来,从草丛里出来的人是何君。难怪曹飞燕敢一个人来这里。结果证明她依赖它。
何军白灵看着雪,真诚的说:。 “对不起,我不应该一直骗你,但怕你接受不了,也不敢告诉你真相。”
"真相?事实是你已经和她在一起了很久了。你以前和我一起玩吗?"冷冷地说白灵雪。
何军摇摇头:“凌雪,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人。但你不知道。你死定了。”
白玲雪惊呆了,脸上突然阴沉起来。
何军说:“上周发生的食物中毒事件中,共有4人死亡,其他三人死后都是正常的,只有你知道你在那个时候,我是唯一的死和曹飞雁两个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所以我们是,发现田宇,他给了我们一个想法,这里是一招鬼,让贤聚体,对你的身体的路口,迫使你的灵魂。我假装之前跟你翻脸,只是为了让你愤怒,所以,你不喜欢我,忘记我,灵魂黑道“。
听完何军的话,白灵雪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我是个鬼。为什么我没有印象?她只是伤心。曹飞燕趁机烧了剩下的符文纸,念了几句咒语。然后,一股白烟从她面前的坟墓里冒出来,变成了人形。
鬼魂没有说话,但他进入了白雪。白灵雪突然觉得更大了。
“我,我……”白玲雪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赫据囡伟说:。 “放心,明天田雨帮助你后等待,你是自由的,”他轻轻揽过白灵雪,肩膀上拍了拍她。
突然,白灵雪从他的Jun中挣脱出来,他的脸在疼痛中摔倒在地上,她的身体一直受到疼痛的折磨。她在心里哭了起来,吓得不敢听。看到这种情况,有几个人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站在一边,一边看着白灵雪哀号哀号。
白凌雪似乎越来越疼,双手不断的抓着自己的全身..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好像又要爆炸了。
贺军连忙打电话给田雨,但他说:“你一定要和她呆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别走,我马上就到。”
何军田宇想告诉严曹飞和周差杈,他们也担心白灵雪。虽然白灵雪已经死了,但现在必须帮助她保持的灵魂。
接着,白灵雪的肚子就爆炸了。
白灵雪倒在了地上,不通知,她的肚子钻黑气的三股,倒地化为人形,原来是三个孩子可怕。三个孩子看了看四周,一个看到了如何围绕着三人的军队。他没有等到军事他们反应过来,他们一拥而上三个小恶魔,被鬼谁狠狠的咬再次困扰。
片刻,何军、曹飞燕和周茶茶就都倒在了地上。
这时,白玲雪站了起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大窟窿,又看了看那三个小鬼和三个死去的朋友,满腹怨恨无处发泄。
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传来,白令雪看,是田雨。
当田玉走近时,他说,当他说话的"谢谢你帮我把三个幽灵胎儿和你的身体养在一起。制造鬼轮胎是不容易的。既然它超出了你的身体,你就没用了。",天宇的冷眼看着这三个IMPS,说道:“"去杀了她。"。”
何军笑道:“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你的鬼魂会听我的,因为曹飞燕招鬼的时候,他用的是我给他的灵符!鬼魂是从身体里生出来的。负片太重了。我们必须杀一个活人。他们都杀了一个人,现在他们安全了,就能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了。”
白灵雪颤抖着,满腔怨恨地对田玉说:“是你造的鬼,我死了。又一次死亡有什么意义?和你。。。你不会认为他们三个人中有一个不是人吧?”
白灵雪卡特,周茶茶竟站了起来。
周查查冷笑着说:“你发现了吗?原来,我只是想帮你离开。我没想到会发现这么大的阴谋。”
白灵薛笑着说:“现在,这些小鬼子,因为没有杀人,所以......呵呵。”白灵雪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看到朝她扑来两个小鬼,另一种是田宇扑去......
 

上一篇:宿舍怪谈之人饺

下一篇:头上有伞

标题:《心怀鬼胎》
地址:
声明:《心怀鬼胎》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