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民俗知识 > 正文

袁世凯抓赌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19 14:39
一、棘手的难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年一天,北京师警吴秉祥下班回家。在不久的将来,搬运工报告到总统府办公室见面,吴冰祥从研究中接待了游客。该男子的官方职级,手握秘密,说内置总统的法律,是袁世凯的公章。
吴炳湘打开一看,只见手谕明示:今晚某名妓寓所有政府大员等六人聚赌,事属违禁,着警察总监依法严办。
袁氏的近臣段芝贵(拱卫军总司令)、陈宧(参谋部次长)之名赫然在目,吴炳湘感到此事十分棘手。因为袁世凯的特务系统有好几个,步军统领衙门、军警政执法处、总统府武官处、京津保军警联合稽查处等机关均负有监视文武大员的密责,此案交办得如此清楚,时间、地点、“人犯”都很具体,肯定有翔实的情报。
人所共知,六大员均系袁世凯跟前的红人,不但是大权在握的现任要员,而且是深受袁氏信赖的高官,这个赌如何去“抓”?抓住后又如何“依法严办”?如果事先通个信叫他们跑掉,固然可以不失同僚的面子,但手谕系袁世凯所亲封,也就是说只有袁、吴二人知晓,如走漏风声,定是吴炳湘所为,故此方案行不通。如真去“抓”,万一冲突起来,又不好收场。而且“抓”来后如何处理,又是个难题。吴炳湘左右为难,不知怎么办。
此时有家人近前回话说:“永增军装局来给大人量礼服……”一听见“量礼服”几个字,吴炳湘突然计上心来。
原来,在1913年,“二次革命”,浙江督军朱瑞宣布为“中性”,目的就是为了能够两者兼得。在“二次革命”,责令北京观众朱瑞,朱在近程宣贯的赌注穿着大礼服武官元镇压后说:“朱军阀不是外人,请休闲的观众。”说罢朱瑞将进入更衣室。
朱瑞穿上袁世凯给他准备的马褂、长袍、布鞋后大吃一惊,因为衣鞋合体、分毫不差。原来袁世凯早就派特务打进朱家,把朱瑞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故才能给朱瑞做下这套合身的便装,其意是告诫朱瑞,“不要在我袁某人面前搞小动作”。
二、一箭三雕
吴炳祥受到了衣服数量的启发,并立即安排了赌博:首先,市警察局的警察派了六人追踪者,马“昂”,司机和家人一起喝酒,一起去喝酒。
到了晚上很晚的时候,六个人都在赌博。重武装的警察执法小组突然冲进院子。靴子和刀和枪撞到了地面。一位警官推开门,喊道:“"《总统甲骨文,段志贵,陈书》。"听命令。”
事出突然,六大员不知所措,当听到“着警察总监依法严办”时,都傻了眼,只好乖乖地跟警官登上了“警车”。不过“警车”并没有把他们拉到拘留所,而是送回私邸。下车时押车的警官还向他们敬礼道歉。被灌得烂醉的马弁、司机、家人被“警车”拉到外城警署后,糊里糊涂地在早已准备好的“保释书”上按了手印,充当了主子“具保释放”的保人。履行完法律手续后,他们便被客客气气地送回家中。
次日凌晨,吴炳湘即派专员前往总统府内史厅(相当于秘书厅,掌管大总统切身政务机要),送上执行总统手谕过程的呈文。文中详细报告了抓赌的经过,并说六人均有悔改从善之诚意,现已交保释放,并附有保释人画押的文书。
一大早,他们中的六人来到总统府办公室,袁世凯说:“这是什么罪?只是告诉你不要伤害你的身体。吴炳湘的事情太严重了,明天你可以去他家打赌。“笑吧。”
段芝贵当时被称为“小段”,与吴炳湘有同乡之谊,同是“老段”(段祺瑞)门下的皖系。事后与吴炳湘相见时抱怨说:“奈何不先通个信,免去一场虚惊。”
吴炳湘笑着说:“若先通个信,你们都跑了,我去抓谁?如何向总统交差?况且花酒席上恐怕……”说到此处吴炳湘戛然而止,只是惨然一笑。
袁世凯的抓赌博的目的是要警告六名成员不要在背后做小的举动;其次,要看吴武是否在执行自己的命令时采取了轻微的行动;第三,要考验他的权威。吴炳祥的实施方式也是一箭三雕。其中一个是告诉人民币,在执行总裁的《Oracle》中不会有折扣;第二个是向外界展示主管是执法的外部世界;第三个是告诉六个成员,董事是天空的一个人,如果你想要"混合",你必须密切关注某个人。
此案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抓赌案。在“民国法制”的规范之内,戏剧性地走了一个过场,由“抓”到“放”完全符合法制程序,但其实质是高层关系中的一次考核。在这张试卷上,吴炳湘答了一个满分。
 

上一篇:为什么清朝的官员是最害怕盗窃的原因

下一篇:吃醋保江山

标题:《袁世凯抓赌》
地址:
声明:《袁世凯抓赌》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