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灵异事件 > 正文

云南听来的灵异故事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07 20:28

前些日子因为工作去了一趟云南,干脆就给大家说说在那边的故事吧!
云南和四川接壤,我家正好离那边境不过十多公里,以前一直待在成都工作,偶尔去趟云南不过也就去了边境上水富市里逛逛,这进入云南大山里还是第一次。
云南的山区,放眼望去,群山巍峨是无止境的,无休止的树木郁郁葱葱,给人但冷清的感觉一个巨大的。
外面点的乡村还通了水泥路,可越往里走,人烟越是稀少,公路或许就是不过三米左右的毛路,坐着车简直能把人颠吐。
几年前,有些地方没有像样的路,山上的人不得不来回走一天。如果他们离得更远,每年就很难出来几次。
原因或许还是有点偏远,山区女孩结婚早于十三岁就开始恋爱,十五岁结婚20少,几个孩子,男人在外面工作的家庭,就只能离开自己的孩子家。
我沿途看着很多面孔稚嫩的女人,本应在学校之中奋发图强,身边却围着大小不一的几个孩子嬉戏打闹,着实惊掉了下把。
不得不说,云南人在山里是简单而善良的,就像山里的溪流一样,清澈无瑕。
早在十年前,许多外国人看到了农村发展的机遇,已进入城镇,已经进入的企业,这些商人谁的信息差,为人憨厚欺山,商品是天空要价,不斤斤计较山里人一般给我的老板说了什么,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山里人并不是有钱,相反大多很穷,动则上千的家具家电,可能就是一家人辛辛苦苦一两年才能攒齐。
山里的人非常好客,虽然他们彼此不认识,但是一旦他们踩到了他们的房子的大坝,他们就会热烈欢迎对方,礼貌地对待对方,并以他们在家里吃的东西招待他们。
我去一个偏远的村庄,其中一个老人,所以我好怀念。
老人在他的70多岁,有一个弯弯曲曲的背部和一个瘦小的身材,仿佛她虚弱。她穿着修补的衣服和灰色的寺庙。她站在两个破旧的土屋前,看见我是个陌生人,把一个短的木制凳子放在家里,让我坐在凉亭里一会儿。
我也欢迎,说了声谢,坐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房子,老人几乎是家徒四壁,仅有一张方桌里面的角落里,放在桌子上的几个碗,以及一堆面孔。
他们说,老人人口稀少村,但村里400人,有近三百老人,几乎每家是独生子女唯一的孩子。
老人老伴已经去世好些年了,留她孤苦伶仃一人,他本有一个儿子的,可儿子嫌弃山里偏僻落后,在外打工做了上门女婿,一年再难得回家一趟,也从没打钱给他,尽点赡养义务。
我问老人,他的儿子不应该支持她吗?老人摇了摇头说,他的儿子很难估计应该有一个选择。有多少人愿意到门口来?
老人的儿子并没有责怪她,但我看到从老人的眼神深深的无奈。
老人上了岁数,农村的体力活也力不从心,每月靠着一点微薄的贫困补助度日。
我和老人聊了很久家常,临近中午,我要走了,老人紧紧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她和蔼着说:“你是客人,怎么能不吃点东西就走呢?可家里实在没什么可招待的,吃碗面再走吧。”
老人的眼神看着真诚的,那一刻我的心脏五味杂陈,立刻婉言拒绝了,不是因为头脑,但无现金给我,我是一个大男人吃她的碗,也许是天大的口粮,这是怎么了其下的咽?
老人倔强而我,总是面对内疚的唠叨,送我一条很长的路。
离开村子后,我听到商人说,虽然老人村很穷,但也有一个有钱人,就是李三娃。
事实上,这是李三个娃出生痴呆,笑嘻嘻巴基斯坦流口水了一整天,看看谁是那种僵硬的,他的父亲听人说,老年痴呆症是可以治愈的,对于这不是更少的钱。
李三娃父亲是当地杀猪匠,逢年过节替人杀猪宰牛,天寒地冻,翻山越岭挣的也是辛苦钱。
当李三娃十岁的时候,它已经是个月了。李三娃的父亲杀了一头猪到她隔壁的邻居。李三华愚蠢地在院子里玩。不知何故,她掉进了一个水坑里,裹着泥,脸上只留下了两只眼睛。
李氏兄弟有三个孩子的父亲看到这样的画面,觉得这些伤心年,现货无名火,并拿出一根棍子啪啪啪就往李命中三分宝宝身上了。
碰巧,这时候路边有个年过半百的和尚经过,这和尚有些清瘦,穿着补丁僧袍,头顶九个戒疤,他看到李三娃父亲毫不留情的鞭打孩子,便说道:“孩子尚小,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打呢!”
李三娃的父亲扔掉了棍子,说,"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真的给了这样一个傻瓜。在医生花了这么多钱之后,我一点也没有好转。"
僧低下头,李三个娃真的是老年痴呆症的出现,又想了想,说:说他伸出了手,摸了摸孩子的头,摸了摸头,和尚的手背顿时“让我看看吧,!”他停下来,被迫退居三个娃利,李三娃弯曲的一声吐了出来哇血疙瘩,和核桃的血疙瘩脚的尺寸。
和尚用棍子戳了一下血,里面有一块黑色的墨水,半根钉子。
和尚看着那黑色的东西,也没说是什么,摇着头一声叹息,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对李三娃父亲说:“以后多行善事,放下屠刀,别再杀生了。”说完就走。
李先生遇到了三周娃的父亲知道和尚,从那时起,它真的退出,那么不杀生猪屠宰,并开始杂货店为生。
而李三娃从那血疙瘩吐出来后,人也慢慢精明起来,不出半年,与平常孩子再无差异。
有人问他以前的记忆,但李三娃隐约记起,说他搞得乱七八糟,身体有点失控。
李三个娃后正常,读几年书,很少有人知道的字符,然后去独自沿海闯荡,十几年后,李三点娃回家,钱修的路到村里,而且在家里建别墅,实在羡煞旁人。
再说一个在当地听来的灵异故事吧!
听商家说,在云南那边有一种野物叫木huán(实在不知是为何物,只能用拼音代替),此物全身灰黄,与癞蛤蟆有些相似,可商家肯定的说那又不是癞蛤蟆,木huan只生活在水域干净的地方,它的肉质鲜美细腻,又富有嚼劲,很受当地人追捧喜爱。
早年的生活,每天晚上,成群结队的人很多去寻找老火炬木欢的名字,很多人不得不忍受奇怪的事情。
当地有个人叫二皮,平时无所事事,也不怎么种庄稼,就喜欢弄点山里的野味,要么卖了换钱,要么下酒满足口腹之欲。
ERPI在抓木环方面经验丰富。当他出去时,他很少空手而归.他捕到的木材比村里每个人加起来的都多。
2011年夏天,有人找了第二次破发,预订木欢几斤,所以他早送。许两个皮肤鞠躬齿轮彻夜无眠。
当夜,天色刚晚,二皮就打着强光手电筒,拎着竹娄,沿着溪流开始一路寻找。
木欢,像一只眼睛复眼的青蛙,在强光下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呆在那里,让它被带走。
两个皮革容易知道哪些地方出没木欢,抓住它很方便,运输时间上个月,已经收获颇丰。
他沿着溪边逆流而上,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他感到有点累,在附近找到一块扁平的石头坐下。
被植被覆盖,昆虫交织在一起,虽然黑暗,两只皮肤不怕,独自坐在石烟纸上,看着一只木环的脚在他的脚上笑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去的时间过长,这名男子坐了下来,困了就如同潮水一般侵袭而来,两款皮质眼气展架,几乎失明,甚至不知不觉地在石头上睡着了。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ERPI突然从梦中醒来,低头一看,发现他的竹楼的木环已经没有人了。
竹娄上小下大,还有绳子扣着挂在腰间,里面的木huan怎么会莫名其妙就没了?就在二皮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忽然觉得远处的黑暗中似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两个皮革一惊,自己莫非是有人睡着了,而他自己,偷了他的木欢,于是愤怒的心,暗红色的那一声怒吼,然后加倍屁股追了过去。
但是当他走近时,ERPI非常害怕,在石滩上有一个木制的环,它的大小就像一个沙盘,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大魔鬼,这在山间是一样的,普通的木头,环,但是大小,这个撮箕不是魔鬼,还是什么?
两个皮革毛诈立,二话不说转身就跑,绊倒,摔不知道有多少跟头,所以郁闷回家,冷汗湿透的衣服可以带出的水。
第二天,ERPI病了,高烧躺在床上,战战兢兢,皮肤发红,已经有溃烂的迹象了。幸运的是,邻居们参观了门,听说了邪恶的门,看了看第二层皮肤的疼痛,急忙帮他找到了看见香的人。
看见香的老人来点了三根香一半的香被烧掉了老人说,两皮摊有大事,但老人不想多说。
老人告诉两款皮质,这些东西他能解决,但只有这一次,如果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不要找他,因为它也没用找到。
老人说着就去舀来半碗井水,又将三只燃尽的香灰抓了一些放进碗里,让二皮赶紧喝了。
这两个皮肤让空气喝了水,高烧,退却的立即效果,身体没有痒,他充满了喜悦,来到了芬芳的老人。
从那以后,二皮性格收敛许多,也不靠弄野物为生了,等过了年关,就随同村的人一起去了外地。
这个两皮的东西也分散在村子里,喧闹起来,许多人害怕,再也不敢在晚上出去了。
如今,木欢成了国家保护动物,猎杀是不允许的,并且它可好吃了,还是有很多的钱在当地的价格总是谁承担风险,暗中拍摄的人。
那些渴望吸烟的人,既不怕法律,也不怕法律,徘徊在欲望的边缘,没有药可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同样的衣服

标题:《云南听来的灵异故事》
地址:
声明:《云南听来的灵异故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