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家里鬼故事 > 正文

凶宅出租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09 17:58
“小姐,你看客厅有多宽敞,房间是多么阳光明媚。”
中介女灰灰洪何暖的房间,讲的是炒作。
何红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何红每个月都要把生活费寄给生病的母亲。她生活拮据。这样的房子正是她想要的。
但她问:“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租金这么便宜,就不会有问题了。”
何红这么一问,灰灰的脸霎时变色,无非她很快镇静上去,笑着说道:“何小姐,你真会恶作剧,有题目的屋子,我怎么会先容给你,你释怀吧,房东在加拿大那边,她前段时间打电话委托我们帮她把房子租出去。”
灰灰的一面什么红拉家常,一边说:“你知道,有钱的不在乎几个钱,所以就便宜。”
何红听了灰灰,松了一口气,马上签了一年的合同。
当灰灰号从门出来时,她的寒气都竖起了。
要知道,虽然她是新的,但还是知道一些内幕。
我听说女主人割腕死在浴缸里。当警察赶到时,他们看到浴缸里满是血。其中一名女警察晕倒了。
在女性死亡之后,主人委托代理机构卖掉房子。
灰灰,但他们也知道,第三中介,中介可能不会收到此规则的房子。
然而,她并没有把房子租给何鸿为混合食物的目的。
“没关系,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鬼。”
去世后,其实在屋内的女子,我闹鬼听到传言的灰灰自我安慰,安心下来到这一点。
何红很快就搬了进来。起初,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但当她住在那里时,她慢慢地感到有些不对劲。
有一天晚上,突然下起大雨来了,天很黑,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
窗框外时风的声音,红红的眼睛怎么收,伸头,试图想拉回到窗口。
但是大风,方佛想把她整个人都吹出窗外。
野田的雨打在她脸上,她感到一阵剧痛。
而且刚刚发生,窗口拉了回来,何红刚把他的头回来,看到一个东西从急坠她低着头,只听一声巨响,随后,该意识到这是暴风雨被砸,导致楼上下来的玻璃。
这也令人叹为观止。如果何红慢了半分钟,杯子就砸到了她的头上。
他在生命和死亡的边缘留下了一个圆圈,她的心惊吓了她的心,让她不认为出生与死亡之间的距离在两者之间。
“还是洗个澡吧。”
她走进浴室,开始洗澡,洗,洗甚至闻到了强烈的血腥气息。
当她睁开眼睛时,气味又消失了。
今天晚上他遇到了很多麻烦,在匆忙的洗澡之后,刚刚来到客厅,一个惊人的雷声降临了。
闪电像黄金,照亮整个客厅,这一刻,什么红鸡皮疙瘩跑起来,伴随着巨大的雷声,尖叫:“啊......”
何红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紧紧地贴在客厅的角落里,吓了一跳。
在外表上,一个女人有一个骨针,一个尖的头和一个短的脖子,好像头粘在身体里一样。
再加上大红色礼服红如血,刚好盖住脚,所以觉得红鬼的。
“鬼啊!”
何红又喊了一声,因为她看到那个女人慢慢地转过脸来。那是一张恐怖的脸。
一个脸是白色的,白色的,一对没有上帝,没有学生的眼睛,整个人似乎都不生气,那是个活生生的鬼!
“轰隆!”
批下巨大的雷声再次,这个惊天动地,银河系似乎破灭了整个宇宙,所以怎么红地毯雷声在她的头,放佛自己被闪电击中,不禁颤抖起来,闭上了眼睛吓,大气是不是出来。
何红吓得几乎哭了起来。她的身体一动不动。过了好久,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鬼魂不见了。
她迅速地打开灯,望着房子。刚才发生的事就像个梦。
但她清楚地明白,她真是见鬼了,她觉得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恐怖的气息,但它似乎闻到了血腥气息,瞬间寒意飘进体,直刺骨髓,连空气也奇怪的冻结。
激情分享屋
欲求王
娇喘的家政妇
女助教的卖身契
“该死的探员!我必须向他们投诉!”
难怪这栋房子的租金这么便宜,那一定是个糟糕的房子。
第二天,当他发现一个红色的女中介,灰灰,并威胁要投诉她,也是她的补偿时,灰灰自豪地说。
何小姐,我不怕告诉你,我们的代理是无证经营的。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会跑掉的。再说,你不是真的缺钱吗?这是件大事。我会帮你找个道士来做的。”
他红,为了这个数字,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媒介,现在这个权利要求没有水果,听了"灰灰",只能妥协。
“好了,你一定要帮我拿。”
灰灰微笑,结束了。
下午,"灰灰"不知道哪里去找一个道士,但道士穿着一件黄色的长袍,手里拿着桃子的剑,在客厅和另一个地方吃了白米饭,然后继续用木剑挥拳,整个房间都是黄色的纸。
忙碌的一个小时左右,在灰灰的方式出汗道士,自信地说:“贫道清理一些后,我一直在抓鬼!”
灰灰往下看。道士手里拿着一个葫芦,在她面前摇了摇。看来女鬼真的被抓住了。
“瞧,鬼魂已经被抓住了,这间屋子没问题。”
灰灰回来什么红说。
道士从灰灰里拿了钱,说:“妈咪,这个女人在和空气说话。房子里有鬼魂吗?还是就这么溜走了?”
“好吧,就这样。”
“” 何小姐“那我走了。”
灰灰离开时,何红没有看到嘴唇上奇怪的笑容。
在"灰灰"返回工程处的中间之后,他告诉他的同事,他终于设法照顾了前几天的凶残的房子和一个小委员会。
“是谁这么不开眼啊,居然出租给一个闹鬼的房子。”
同事好奇问道。
“就是她呗。”
灰灰向同事出示了租赁合同,上面有何红的具体资料和照片。
当我的同事看到何红的照片时,他的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字一句地吐痰:“几天前,我死了!”是!只是!是!她!“
“不是吧。”
“不信你看看一堆旧报纸的!”
也许黑暗中有一种宿命,灰灰还没有进入,一张旧报纸奇怪地掉到了地上。
灰灰报纸上的头条说,“这位妇女在婚姻中割腕自杀,房子变成了一座凶猛的房子。”
在标题,诺大的黑白照片印入眼帘,照片顿时一变,女人的脸融化两个眼珠子咕噜一声滚落到地上,刚落,灰灰脚下。
接着,天空中传来一声尖叫,灰灰人倒地身亡。
 

上一篇:张嘴的业障

下一篇:奇怪的鱼

标题:《凶宅出租》
地址:
声明:《凶宅出租》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