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庄园奇遇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14 18:21
引子
从东京出发,经过故宫,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可以在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内看到富士山山顶上的雪。在阳光下,像一顶闪闪发光的冰帽,它的形状又小又大,就像打开倒玉扇。它被认为是东亚罕见的奇迹,因为它的“白扇倒挂在东海”和“玉莲花在绿色的天空”。这也成了日本人喜欢谈论的话题。
富士山下有五个湖泊。风景很美。全年,不仅自然风光迷人,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休闲活动。如野营、游泳、钓鱼等,所谓的富士五湖,从东到西,分别是山湖、河口湖、西湖、景金湖和本吉湖。其中,山中的湖泊是最大的,被称为五湖之首。这里交通十分便利,已成为五湖观光的中心。
一、入住庄园
荒木贤二教授的私人别墅鹦鹉庄园,隐藏在山湖前绵延的灌木丛中,环境优雅,植被丰富。这是个避暑避暑的好地方。教授和他的妻子,秋子,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来这里一段时间。但今年是个例外。大学在暑假前告诉这位教授,他必须去耶鲁大学进行学术交流,条件是他可以带上他的妻子。
荒木贤二教授的行踪很快被他的老朋友——东京最著名的畅销小说作家小野津次郎获取。小野津次郎在获取这个信息的第一时间就给荒木教授来了电话,他说他手头正有部小说急待脱稿,出版社已经催了好几回了,他得借助一下教授的鹦鹉庄园,来一次封闭式的突击创作,否则,出版社那里他可是没法交待!当然,如果顺利的话,我还可以赶到暑假结束前再登一次富士山……小野津次郎最后说。
小野津次郎和荒木贤二教授曾经同在日本デジタルハリウッド大学任教,又曾同是研究三维动漫专业的权威学者。日本的动慢制作技术曾在某个阶段达到了世界颠峰,风靡一时的卡通动画如《铁臂阿童木》、《蜡笔小新》、《奥特曼》、《樱桃小丸子》和眼下最流行的《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等最初的蓝本均出自他二人之手。虽然后来小野津次郎辞去了教授职务,专事小说创作,但他俩在动漫领域里仍有很多次出色的合作。
“好吧!”电话里荒木贤二迟凝了几秒钟,但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你只管去,我会给山本鸠夫电话的。”
“非常感谢!祝您旅途愉快……”
当金小野二郎开着他的雷克萨斯超级跑车出现在鹦鹉房地产,已经是黄昏。庄园沉默,even've一直呻吟蝉似乎闻到陌生人,鸟类插科打诨一刻,一切都周零的气息。金小野二郎奇怪,这个庄园他比一次或两次,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境了。幸运的是,鸠山本先生先前已接受教授的电话,他把庄园小野二郎金玲敲响了门的老仆人在门口招呼后几分钟。
小野次郎对山本来说并不陌生,这个长着像鼻子一样长着鹦鹉嘴的瘦高男人,实际上是债权人的第二个代理人,所谓的鹦鹉修道院,实际上是一个废弃多年的老庄园。据说,11世纪末,日本幕府的世袭贵族,因压制新武士而蒙羞,带着家人远离东京,到富士山去买花园,吃佛陀。
但不久之后,这个贵族家族的近百名成员突然神秘地消失了。后来人们猜测,贵族们可能看穿了红尘,气馁,导致一家人爬上富士山自杀。有人说,是武士道的崛起,为了改革政权,永远不会受苦。他们被秘密安置在家里。总之,这个庄园被认为是个不祥的地方,没有人敢住在里面。不幸的是,庄园雕梁画、屋檐穿墙、新月搏斗、喷泉假山、佛像造型艺术等都凝聚了日本古代文化,古建筑的全部精髓已经埋在地下好几年了,却没有人注意到它。
直到十多年前,荒木昭一教授和一群学生在暑假里去了富士山。在回程途中,他意外地发现了这个被遗弃多年的庄园。他认为那是一个极好的休闲场所。所以他找到了当地的领导,便宜地买了下来。他还要求东京的专业工匠修复,并委托他全权管理。
实际上,荒木贤二和山本鸠夫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呆在东京,因为他们还有很多日常的工作要做。没有那么多空隙闲情逸致。这里,除了教授的学生和帝京大学艺术系那帮子热血青年暑假里把这里当作文学创作、旅游、写生、摄影的宿营地外,平时,就只有一个又聋又哑的看门人——土肥介之助。
"欢迎来到鹦鹉庄园,你住在山上吗?它还在。"
“噢!不,不!你可以荒木和国王没有说清楚,我来不是专门的旅游,而是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就上去了。”他说他指着富士山以上。
“所以,如果你万岁,那么,除了提供食物,你能告诉什么呢?”
“噢!不,不!我什么都不需要,我会来这里度假和夫妻荒木,如同每年,讲排场,车子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这笔费用准备,而且你在做什么你想要去的,当我需要找到您的手机,谢谢!“
“可是……”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只需要安静,安静!你明白吗?哦,顺便问一下,我住在哪里?”
山本什么也没说。他指着正在打扫房间的老仆人,想知道那个傲慢自大的家伙是否没有什么可以打扰他的。他坐在东京郊外,一边看日落一边喝清酒。但是嘴巴仍然说:“那就随便吧,先生,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必须赶回东京,然后,让我们说再见,晚安。”
“晚安!”
金小野二郎说,背着行囊,走进他的房间。
二、邂逅美女
小野贤二郎四十多岁时创作了惊悚、幻想、虚构、恐怖、冒险、好奇、悬疑等小说,激发了读者的阅读热情。很自然,他的粉丝遍布日本列岛,东京的几家著名出版社都与他有约他的文学成就在日本是有目共睹的。他连续三年获得日本文学最高奖,即芥川奖和知母奖。其中,知母奖以其受欢迎而闻名,尤其是欣赏故事性较强的文学作品。多年来,有一个不成文的强调,即最著名的作家一生只能获得一次这个奖项。
但ShinjiroOno是例外。他是唯一一位赢得了神奈川奖的日本作家,在获奖的间隙中获得了芥川奖。因此,可以想象,他在日本的受欢迎指数几乎与日本首相的声望指数一样好。但对希金罗·诺来说,众所周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最初,在东京,他和其他人一样自由地安排他的生活,比如钓鱼和打高尔夫球。例如饮用和食用三明治。例如旅行、日光浴等等。但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被悄悄被剥夺了这些权利。
他的三分之一时间要用来应付各类传媒的访问,访问之前他得做好充分的准备,深怕一句话说错就会引来媒体无休止的争论。而争论的结果无非是让他陪上更多的时间来为受众解惑。三分之一时间应邀到日本各大院校、社会团体、文学沙龙讲演,讲演的间隙他还得为那些热心的读者们没完没了地签名售书。更可怕的是他还经常受到那些狂热的文学青年们的围追堵截。记得有一次在横滨,他甚至当街遭到两个文学女青年强吻……三分之一时间就是饱受东京出版商们的电话骚扰,这些有钱的阔佬们,会抛出很多很多让人无法抗拒的诱饵——大坂的日本料理是直接放在女人胴体上的,在那儿就餐您可以得到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需求。——千页鸟裸泳会有年轻性感的美女相陪,您还可以在岛上租处情侣屋,小住一段时间,玩腻了就走人丝毫不留下后遗症……
除去这些,真正属于金小野二郎,他一天的睡眠时间竟然不到五个小时。金小野二郎认为,那些实际上招待混乱掉头向下,它是唯一的出版社不能推,因为签订合同,违反将被处罚。
幸运的是,KenjiroOno足够幸运,可以为他摆脱当前的麻烦,为他提供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他很快就打电话给了教授,并在未收到的消息中留下来。
然而,在小野信二郎住的那晚,确切地说,在住在小野金次郎不到两个小时之后,有人敲了他的门。这时,小野健二郎刚刚洗了个冷水澡,吃了一些甜点,正要坐下来泡一杯茶,并初步制定了一个创造性的计划。
敲门声很固执,还有那么一点不知轻重。
小津二郎不得不站起来开门。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又老又丑的聋哑人,他在当地的胖子的帮助下,肩上扛着一个大旅行袋。包似乎很重,他的腰部比平时更弯了。他用一只手握住袋子的圈,另一只手谦卑地向小野子作手势。
“真的很抱歉,小野先生,这么晚打扰你!”金小野二郎正准备愤怒直指聋,土壤和肥料,以帮助后面的推介会听到玲的声音就像一个问候,因为道歉的提示,语音的声音越来越多地凄美,甜。金小野二郎的老仆人出去的话了,通过外走廊微弱的光的手段,他的眼睛光的帮助!他身后的又老又丑的仆人是个年轻的美女婷婷玉立那里。
那个女孩约莫20岁的光景,穿一套白色的,带有那种红线镶边的运动服,可能是刚下车,她的头发有些零乱,脸色也有几分苍白,不过那眉眼却生得十分的周正,精致的鼻子下是那种典型的樱桃小嘴,只要稍微抿起,粉白的脸蛋便现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儿。让小野津次郎一瞬间联想起那些韩国的人造美女,他在暗中思忖,要不是假冒伪劣,恐怕在全日本也难找出第二个这么标致的美女。
“先生,我叫千代百合子,デジタルハリウッド大学动漫专业的,荒木贤二教授是我的导师,他为了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昨天在去机场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来找您,因为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来不及跟您商量和事先得到您的同意,您不会介意吧,先生?”千代百合子说着,用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回盯着他。这使得小野津次郎忽然感觉到刚才自己的失态,他歉意地把千代百合子让进了房间。
待土肥介之助扛着旅行包去替千代百合子收拾房间的时候,小野津次郎这才腾出空来了解到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千代百合子是荒木贤二教授带的硕士研究生。自小生活在神户的她一直很仰慕美丽的富士山,去年她曾要求教授带她去的,但是教授因为不知什么原故,一直未能成行,但承诺今年一定带她来的,可谁知……
“所以,教授的意思是让我带你吗?”
小野俊二郎终于明白了这次旅行的目的,但这违背了他这次来的主要意图。然而,要陪一个绝妙的女人去户外活动,对于小野信次郎来说,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小野先生决定利用他新来的机会和不稳定的情绪。他不如明天和百日子一起上山一千代。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三、相见恨晚
“富士山是日本最高的山峰,千百年来,我们国家一直是日本奉它为‘圣岳’,‘富士山’......”金小野二郎开着他的雷克萨斯超级跑车是从六个启动在早上出发。千代百合子像一只温顺的猫坐在他身边,她今天身着红色倒休闲服,头发随意地约克从头部的顶部,一面白手帕绑成蝴蝶结。大概是因为多少口舌没费,金小野二郎是那么容易满足了她的要求。她没有安心睡觉一个晚兴奋,他的脸有点累了,更可爱。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异味儿却金小野二郎的一贯刺激中枢神经系统,因此,所有的方式,他很兴奋,叽叽喳喳一路最好他们对富士山到百合子和历史背景知识千代田演绎过程。
JungjiroOno一直在说这个。首先,他担心ChandaiBailey在路上打瞌睡,错过了路的美景,他的车只能在富士山脚下开车。毕竟,攀登仍然不得不放弃汽车和隐藏。如果人们在这一天的最后时刻感到困惑,就会有一个爬这座山的罪行。第二个问题是,他自己,就像一些在玩之前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一样,有强烈的行为欲望。像他这样的名人应该是知识渊博的,不会像今天那样出现。然而,科吉罗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今天的思想是令人惊讶的积极的,已经真正达到了灵巧的语言境界,所以他周围的美丽的女人,千代百合花,没有机会打断他。
幸运的是,这位女士千代并没有出现过那种情况小野二郎天津担心,相反,她充满好奇的眼神,那些山,植被,刺,花,石头,鸟在她眼里的方式... ......它是如此的清新秀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但令她倾慕他身边的著名作家,她的心脏最崇拜的文化巨人,他渊博的知识和再次引用了他非凡的口才雄辩。她的圣洁11解剖学的眼睛。她做进一步的了解圣山的文化内涵的精髓......
“那么,先生,您一定要经常来富士山!真是太迷人了。”上到山脚下,小野寺停车时,白子谦终于找到了提问的机会。
“当然!在日本,人们认为登上富士山是个英雄。在我们停车的地方,从这里爬山通常需要四个小时。如果你在早上04:30至5点之间到达,你也可以看到富士山的壮丽景色。不幸的是,昨天你告诉我已经太晚了。”
“是的,先生,是该死的出租车,由于慢如蜗牛。事实上,我接到一个电话船上荒木教授来到这里。”
“啊!没关系,千代小姐,我相信我们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小野津次郎一边安慰千代百合子,一边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地向山顶攀了上去。
太阳当顶时分,他们终于来到了顶峰,顶峰上有一块2米高的大石碑,上刻着“富士顶峰3776米”的字样,山顶上有一个很大的火山口,像一只大钵盂,又像一口天然大锅。
“先生,这是怎么形成的?”虽然早已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千代百合子忍不住地发问。
出乎意料的是,小野津次郎却表现出少有的耐心,他对百合子的提问总是有求必应,不厌其烦。
“哦!这是一个独特的地形,叫做“玉帝”,它的直径
千岛白次郎对小野俊二郎印象深刻。除了广博的知识外,他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他上面提到的一些古诗是在大学里学过的,能背诵一两句话,但是如果被问到这些诗是从哪里来的,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小野信二郎是如此伟大,以至于在她的心里,她有一种相会和憎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最初的羡慕-嫉妒-爱情一层层演变而来的。于是她累了,靠在小野光郎的肩膀上,慢慢地,她的心情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四、夜半惊魂
小野津次郎偕千代百合子回到鹦鹉庄园的时候,夜幕早己降临了。可怜的土肥介之助却一直守在门房里,他拿不准究竟锁不锁门,当他俩出现在他的视野时,这位忠厚的老仆人竟高兴得手舞足蹈,嘴里发出那种呀呀哇哇、谁也听不懂的哑语。千代百合子随手拿出她从山上采撷、编织的花环戴在他的头上,土肥介之助喜不自禁,一路小跑着为他们打开了房门。
疲劳迅速攀登骚扰千周百合子的身体和心灵之后,她匆匆洗了个澡,就像疲惫的裸体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而此时,她住在每隔金小野二郎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盘腿而坐的餐桌,一边喝着清酒,一边琢磨千百合子与他行的和偶然碰到一起,就像天甚至数年的红颜知己的时间之前金小野二郎。她是如此崇拜他,依赖他,说服他。她本来是有问他,并提醒他感到不知所措了一点。
是的,回程途中千代百合子几乎是与他手牵着手,哼着日本的民歌,一路上,说说笑笑,走走停停,相互依扶。有那么几段陡峭的山路,千代百合子吓得迈不开腿,小野津次郎将她连搂带抱,早已是肌肤相亲了。这一切对他俩而言似乎来的太早、太突然,但又是那么地自然而然,双方都没有感到一丝儿难堪。就这样耳鬓厮磨。累了就相拥在一起,她为他来一段《北国之春》,他则给她讲述日本的近代文学、讲川端康诚和源氏物语,当然也讲到了自己的私生活。
虽然金小野二郎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大作家,但他的家庭生活很不幸,他的妻子是日本著名影星 - 吉田美星的儿子,谁被形容为完美的搭配,珠联璧合的组合。日本人很羡慕那种完美的家庭的。然而,十年前,姬田美幸孩子与来自好莱坞的约翰逊的黑人影星?山姆合作生产一颗重磅炸弹恐怖的,这震惊了一鸣惊人的世界或金小野二郎设有自己编剧。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创作的发挥,但也埋下了种子自己,温暖的家庭。
在那部电影成功后的第二年,季田美幸孩子应该约翰逊?山姆的邀请到美国好莱坞出席了颁奖典礼。孩子去了吉田美星再也没有回来。金小野二郎百思不得其解,他要求在美国的朋友在许多方面找到,但仍然没有任何消息。直到四年前,金小野二郎赴纽约出席日美文化论坛,吉田美幸得知孩子曾在电影奖,次年谁在加利福尼亚州去世。从美国官方报告称:季田美幸孩子死了吸食海洛因过量。
从那以后,小野除了专注于创作之外,没有重组家庭的打算。为了满足自己身体的需要,填补内心的空虚,除了自己的创作,他一直不羁,酗酒嫖娼。东京几乎所有的花红柳曲都留下了他飘飘然的身影。不过,小野新二郎本人非常清楚,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为他准备的。他从来没有真正对任何女人感兴趣,包括他崇拜的歌迷和热情的大学生。
但今天小野次郎很着迷。不!应该说,它是从昨天开始的,从他遇到一千代百合花的那一刻起。这个魔鬼般的美貌使他很自在。她的微笑和一举一动深深地铭刻在他的脑海中,就像一部经典的影视作品在他眼前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小野信次郎预感到他即将面临另一个失眠的夜晚。他只是穿好衣服,泡了一杯茶,平静了他那烦躁不安的心。
小野寺二郎对日本茶道文化有很多研究。他认为喝茶能使人平静下来,消除一切世俗思想,使身心完全融入自然。日本茶道讲究“四则”、“七则”。不过,小野寺二郎现在作为客人住在鹦鹉庄园。很自然,他不会那么在意。他只能亲手煮一壶茶具,自己考虑。
天啊!如果千代百合花能和我一起喝酒,那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冲绳人思想。
金小野二郎这么认为,他的耳膜突然仓促,女人的尖叫声,那声音凄惨委婉,语气幽怨。在山谷的寂静穿过田野剌耳看着。金小野二郎被突如其来的尖叫有点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他想知道自己今天的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从而导致听力出现了异常的过度劳累,他使劲摇了摇头,发现他的意识良好表现。嗯,这只是尖叫唯一的解释,可能还是自己的幻觉。
晚上比较安静。无论如何,该睡觉了。当他自言自语时,他躺下,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用他平常的催眠。
-啊!-啊!-啊!
金小野二郎只是招来嗜睡。突然,我听到了更悲惨,更可怕的女人尖叫,再次划破了夜的寂静,这时候听到小野二郎金爆发,他不再怀疑自己的听力错了,赶紧穿好衣服走出门而出。在他的客厅里这个走廊的尽头,金小野二郎清楚地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在他面前一晃而过,不用说,这是一个女人。她身材修长,高挑,苗条的身材,白色的长袍,睡衣,因为它似乎有点松,但也优雅,然后眨眼,白离开他的视线悄然消失......
五、一帘幽梦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小野新二郎再也睡不着了。他惊慌失措地来到白百子家门口,担心刚才的尖叫声,吓坏了心爱的女人。然而,当前代的白日子打开灯,昏昏欲睡地站在他面前时,小野寺突然变了一个不同的形状,只见他呼吸急促,眼睛呆滞,说话没完没了。千代之子白鹤奇怪地看着小野二郎,突然意识到问题出在她自己身上。原来,白子谦习惯裸睡,这是她在学校养成的习惯。不仅是她,还有很多女生在女宿舍。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并习惯了。
在他失去妻子之前,KenjiroOno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性感的身体,包括他的妻子,他已经和所有的女人接触了。他从来没有认真地看着他们,他从来没有认真的对待他们,现在他在他面前做了一件杰作,舒尼罗·诺(ShinjiroOno)说,他轻轻地拿着他的手,就像保护一个高贵、精致的瓷瓶一样。喃喃地:有鬼,有鬼,外面有鬼!然后他的嘴把乳头放在瓷瓶上,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今天晚上,小野寺五郎似乎又重新开始了他的人生情感之旅,激动、惊恐、荒诞、孤独、甜蜜、兴奋和快乐。直到一大早我才睡着。他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千代百合子轻轻地斜靠在睡梦中的一边:“先生,该起床了,你看太阳正高高升起。”当小野津郎听到百日子悄悄地把“你”变成“你”时,他立刻忘记了晚上发生的一半事情。气氛突然变得明朗起来。
“哦,非常感谢。请稍等。我马上就到。”
“先生,我为您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听着,他们正等着你欣赏呢。”
小野次郎抬起头来,桌子上已经满是食物,他经常擦鼻子,闻到一股咖啡的味道。他不认为千代人为他准备了这么标准的日式早餐,专业的营养组合,适当的身体素质:一只鸡蛋、一碗米饭、一条烤鱼、一盘水果、一盘蔬菜、一小盘咸菜、一碗酱汁汤。一杯速溶意大利咖啡。
“你经常自己做早餐了吗?”金小野二郎显然受宠若惊。
事实上,在日本,这仅仅是一个家庭的早餐标准,也不能大富大贵,但金小野二郎而言,它是在最近几年,他吃最舒服和愉快的早餐,但豪华的小野天津次郎生活,到酒店定期访问,餐馆,但他毕竟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单打,像东京都的中年单身男人,他的生活基本上没有什么固定的规则,有时甚至是暴力暴饮暴食,过量饮酒。有时候,饥饿也是一顿饱一顿。特别是在他的灵感在一定程度上,他是个不眠之夜,茶饭无思。所以,当他得到了这么可口的饭菜,特别是食品是从他手中最爱的女人,他的心脏由衷地感到满足。
“是的,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很乐意在此期间担任您的专业厨师。”
“不过,这会花你很多时间,你会觉得很无聊。”
“我不会让你觉得寂寞时,你将创造安心,先生。”
“但是”当小次郎想起晚上发生的可怕场面时,他仍然心悸不已,但他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所以他想说,不要再看千代百合花的纯真了。
“好吧,那就定了。”千代百合子调皮地伸出手来,做了一只“好”的手。然后我忙着打扫卫生。
然而,与金小野二郎的惊喜,因为他分享了一个千百合子的房间,以前在的那一幕没有发生遭遇。十天后,二十天后,一切都与他为了住在这里,就像 - 安静的环境,气候,植物散发出香味,四个星期......这些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和空间,为天津创意小野二郎,因为他的踏实的一天晚上写作和分享上欢乐的床上女人的爱。千代他每天的一日三餐变着花样,还保存了他很多的麻烦。他的创作激情,就像久旱逢甘雨,骆驼思维活跃,如弹簧。
然而,在他创作后的脑海中,当晚还是有一幕惊艳的画面:白衣女子是谁?世界上有鬼吗?更何况,刺耳的尖叫声,睡在下一代的千代百合什么都不知道,她真的是爬累了吗?睡得太多?最奇怪的是,从那天晚上起,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消失了。让小野三思。
在任何情况下,Kojiro小泽的书面计划已达到预期目的。在成千上万的百合花的假期结束时,他也可以给出版社带来很大的差异。所以他们对鹦鹉庄园说再见,说再见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然,对好的和种类的土壤和肥料说再见。这首歌一直被送到东京。但是当经过宫殿时,千代的百合花坚持要走出房子去见一个同学,说过了两天的学校,她就会和小场接触。
接下来的旅程对小泉来说有点无聊。在驾驶雷克萨斯时,他无聊地给荒木健二教授打电话。首先,他感谢他的支持。其次,他讲述了他在那里的冒险经历。早在一周前,Akira教授就结束了他的美国之行,返回东京。当他听到小野寺五郎提到千代子时,他震惊了很久,什么也没说:“上帝,你不是在做梦。千代子去年暑假去世了。我带她去了富士山。我路过玉殿昌时,她死于一场车祸,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到目前为止,我对此感到内疚……”阿基拉教授仍在打电话,但电话的另一端没有声音
尾声
“多好的女孩,聪明,漂亮,多情!那时,我希望我能用我的旧生活来换取她的青春。不幸的是,很遗憾这不是为了人类。虽然已经三年多了,但我心里一直有她美丽的形象。她就像富士山顶上的白雪。这是鹦鹉庄园留给我的梦,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这也是小野军的梦想!”
两年后,当另一部作品“庄园历险记”出版时,Takeshi Takeshi教授为他作了一个序言,被她的同学用作一千代百合死亡三周年的祭品。现在小野信次郎坚持把它放在小说的开头。这是他最好的作品,因为在那之后,小野次郎疯了,他总是在嘴里说一个女人的名字。
 

上一篇:惊悚故事:雨夜惊魂

下一篇:听爷爷跑马的故事

标题:《庄园奇遇》
地址:
声明:《庄园奇遇》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