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旅游时的离奇经历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07 20:26

(上)
对于我们写恐怖小说,在没有灵感,总是喜欢出去散步,看到广阔的天空这样的人,感受自然的节奏,有时令人难忘的故事隐藏在这大千的山河,我要讲的故事是,我是当我旅行时,老人从村听口英寸
当时正好是暑假,我陷入到了卡文的阶段,每天坐在电脑前面傻呆呆的看着屏幕,但就是憋不出一个字,烟也不知道抽了多少,最终我只得无奈的关上电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翻起了恐怖小说。
这时,我的朋友老赵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暑假他要找几个人出去玩。如果我愿意的话,我会赶紧收拾东西,因为他的车很快就会在我家外面。这个男孩的性格很奇怪,他总是先玩然后打,他的电话实际上是一个通知,根本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
不管怎样,我现在没有灵感了我最好出去散散步,而不是在家里拿着所以,我赶紧收拾行李,马上出去果然,这家伙把车停在门外,在发动机盖旁悠闲地抽烟:“你总是这样,别人必须执行你说的话怪不得你手下的人说你是赵宝培。”
“嗯,他们管它叫什么名字。只要他们努力工作,我就不关心其他人。哦,别说了,上车去吧。”老赵漫不经心地说了几句话,把我拉进了门。
而在我上车后,我却能清楚的看到,在车里有一男一女,加上我和老张一共四个人,说白了,这两个人在故事中的比重不大,所以我也就不着重介绍了,我只是随意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在车上睡着了,这段时间老是熬夜想稿子,我的精神都变得萎靡了。
“嗯,这家伙,他似乎总是打瞌睡。”我听得很清楚,但我没有费心反驳,其他人对老赵的话有礼貌地回答,然后车里出现了一种不寻常的沉默,除了司机,每个人都隐约回到了过去。
记得在我睡醒的时候,天色已经缓缓的暗了下来,此时我们的车开到了一个不知道叫啥名字的山村,缕缕炊烟从山村里飘出来,闻得我们肚子咕噜咕噜的叫,所以,现在我们则下车到村里去投宿,毕竟我们是四个人,如果在车里过夜显然挤的很,而如果是用帐篷,那还不如去农家借宿呢。
在我们走进这个山村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落后,非常的落后。
据我所知,在这个时代,虽然家家户户都通上了网络,但至少应该开机!
可眼前这个村子,居然全都是用蜡烛或是油灯来照明,并且,在每家每户的门外,还能看到老式的灯笼,土质的地面坑坑洼洼的,走起来还有点硌脚,搭配着时隐时现的月光,竟让我们猛然间体会到了一股特殊的阴森感,这种只会出现在恐怖小说里的村子,今天居然被我见到了,还真是稀奇。
除此之外,这里的人用的全都是木制门板,并且每家每户的门板上还钉着红布条:“老赵,看这架势,这村子估计刚有人过世!”
“我怎么了我是来寄宿的我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我不会白白活下去我还相信没有人会接受吗?”老赵唯一的特点就是富强现在,他快步走向一所房子,举起手来敲门在寂静的气氛中,旧木门的声音变得特别刺耳几秒钟后,屋内传出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谁!”
“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我们想来这里住在村子里。请为您的参观提供方便。”老赵说,这真是有点文邹,听着我们三个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家里的人听了他的话,甚至咒骂道:“没看见什么东西挂在门上吗?”你想借吗?你不是坏运气。我害怕雇佣。给我出去。给我出去。“
“你看,我说的村民忌讳这些人,你不相信,所以人们叫它回来。”赵这个人一向不服气,所以在那之后,他跑了好几个连接到过夜,但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被人骂回去,但不幸的是,现在我们只能回到旁边的车考虑的是一个晚上还是会发生的帐篷在车上。
在车上,我们回去不久,一个略微有些驼背的父亲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父亲穿着这很简单,听起来亲切,拄着拐杖在她的手,此时他与他的略微昏暗的眼睛看着我们,几秒钟后,这个低声问道:“??你们是这个镇的态度,你看到它,今晚将要借宿在这个地方出来。”
“我情不自禁。这些天对村里的人不方便。”听完我的话后,老人无奈地笑道:“是的,鲁家最近刚做了一件红色的生意,村里的人避开禁忌是很正常的。”
"什么?红色?这难道不应该用快乐来庆祝吗?为什么村子里的人这么异常?"一听到这个,就立刻不高兴了。如果白事村是禁忌的话,用禁忌的理由来赶客人是不合理的,但是现在老人叹了口气,解释说,"这件事更复杂,你不明白。"。
“不然,你今晚就来我家我不年轻,家里没有别人“我一点也不在乎什么禁忌。”听了这话,我们立即跟着老人来到他的家几分钟后,一栋老房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这所房子的建筑风格非常普遍,但它的规模比其他村民都要大我们可以想象,老人家的房子并不浅我们进屋后,老赵向别人方借了老人的厨房,开了一天的车,我们还没吃饭我们几个人都饿了。
而在他们做饭的时候,我则和老爷子聊了起来:“大爷,之前您说这村子里是有红事,可为什么村里人还要这么忌讳呢?”
"你不明白,年轻人,我说的红色是婚姻,但这是一个与黑社会联系的秘密婚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村里的人看起来这样。"我知道"秘密婚姻"也很好。在一个流行的意义上,是为了找到死者的配偶。结婚后,一些男孩和女孩在等待结婚之前死去。古时代的老人认为,如果他们没有为他或她结婚,他们的鬼魂会责怪他们,并使他们的家园感到不安,因此有必要为他或她举行婚礼,最后把他们埋葬在一起。成为丈夫和妻子,把骨头埋在一起。
可这都是旧时的陋习了,现在早就被废了,没想到,在这村子里居然还能遇到,由此可见,这个村子的思想究竟有多么的落后,也难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通电:“可能你对冥婚有些了解,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村子里的冥婚,有所不同,我们是给阴间的鬼差选妻联姻!”
“给鬼差选妻?这是个什么说法?”聊到现在,我才大致听出些苗头,看来这村子远比我看到的要更加复杂的多。
与此同时,赵一口水井中打水从房子不远处,说来也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他的脖子上沉重,仿佛雄象的重量,他说开自己的车累的一天?它不应该啊,他还经常左右车程,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现在老赵已经把水桶扔到了漆黑一团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后就准备往回走,可就在这时,他的视线却突然锁定在了桶内的水面上,紧跟着,令他胆怯至极的画面则赫然出现,他清楚地看到,现在在他的脖子上,居然骑着一个浑身被鲜血浸染成殷红的小孩。
并且,这小孩,现在还对着水面阴冷的狞笑。
(中)
经过与老人的详细讨论后,我意识到今天村里发生的鬼魂亲戚有其他原因。
很久以前,这个村,诞生了一个强大的男人,和他特别好,没事,还经常帮助村里的人做一些农活,但值得一提的是,他似乎只是长大了二十多岁的男子,但仍然是一个五十岁孩子的身高,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侏儒症的症状了。
起初一切正常,但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一个阴沉的雨天,经朋友介绍到他家串门,才发现他竟然离奇吊死在其光束。
而且他整个人的尸体还干巴巴蜷缩在一起,最让人感到惊恐万分的就是他那双鲜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搭配上他那狰狞的表情,让人看了心里直发毛,而他的这种死相非常的离奇,但又不知道是因何而产生的,所以村里人为了避免晦气,就草草的把他给掩埋了。
从那时起,村里经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没有理由突然发高烧,肚子疼无偿的,还有就是晚上能听到奇怪的哭声,这哭声由远及近,徘徊在村里将消失很长一段时间,与村狗听到这个喊声后,都胆小隐藏和覆盖犬毛都竖了起来,他不停地摇晃,简称连叫都不敢。
后来,一位路过的风水先生说,他所在的村子在地下挑起了鬼差事,鬼差事原来是他村子里的一个人,所以他不得不激动地选择了妻子,让阴阳两界联姻除霉。
自那开始,村子里就落下了这么一个给鬼差选冥婚的习惯,每五年一次,举办冥婚的地方是风水先生给划定好的,据说是一块阴气极重的地方,并且,在举办冥婚的时候,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否则的话,必招大灾,可即便他这么说,还是有些不怕死的年轻人想去看看这稀奇古怪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每个人都变得精神失常,而在他们癫狂的嘴巴里,还一个劲地念叨着乱七八糟的字眼,大致能听出来应该是个名字。
而这个名字的主人,就是那个天生神力,并最终离奇吊死在自家房梁上的男人,至于鬼差究竟和这男人有什么关系,村里人也并不清楚。
自开始到结束,使者和农产品冥婚从所谓风水先生嘴里飘了出来。
而正在我和老爷子聊得兴起的时候,老赵却突然从屋外冲了进来,满脸惊恐的拽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还在一个劲的指着自己的脖子,额头上冷汗蹭蹭的往外冒,和老赵认识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的狼狈:“你咋了?有啥事慢慢说?脖子?脖子怎么了?”
“小孩,有一个浑身血红的小孩骑在我的脖子上,就,就,就在这。”屋里的所有人现在都顺着老赵手指的位置望去,却根本看不到所谓的小孩。
虽然我现在不太明白老赵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但他口中的小孩却让我立刻与老爷子所提到的那个离奇死去的“侏儒症患者”联系在了一起。
很难说,这个村子里有鬼吗?
听着赵的话后,父亲立即采取软木的红色条从房子,然后直接打向头部赵,即将遭受了几次,赵某渐渐发现,沉重的感觉在他的脖子上消失了一个:“年轻人,我们村谁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但与柳树条蘸朱砂鞭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现在老赵也顾不得脑袋的疼痛,连声向老爷子道谢,还从背包里拿了瓶好酒要和老爷子来上几盅,但老爷子却用所谓的不胜酒力婉言谢绝了。
在那之后,我们刚吃了晚饭,就跑到自己的休息,本以为奇怪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今晚,谁知道,到了后半夜,我竟是一堆沉重的脚步声中醒来。
本来我没当回事,但这脚步声实在太吵,无奈之下,我则从床上爬起来,跑到窗边向外望,却是看到一群人急匆匆的抬着一个棺材往东跑。
大晚上进行的棺材,这是很奇怪的本身,可以说这一点避之唯恐不及,但我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居然一个人悄悄地跟了上去,在这一点上我她有一张嘴狠狠的抽他的儿子,那我们有人为了得到一些罕见的书写材料,什么地方都是真敢,现在回想起来,我是不是一般的大勇气。
我看见这些人把棺材搬到了一个类似于祖先的大厅的地方,然后一个被绑起来的女人从旁边的房间里运到了他的旁边。是的,是的,因为对方完全失去了移动的能力,把钉子钉在她的手和脚上,把一张黄色的纸粘在每个钉子的上面。
这时,我清楚地听到了她的恳求:“求你了,我不想走,求你了,让我走,让我走……”但显然,她的恳求没有效果。
后来,一位老人站在祠堂中央,从桌上捡起一张黄纸,凌乱地在空中挥舞几秒钟后,他碰了碰面前碗里的黄纸然后他把一缕类似头发的东西卷进女人的嘴里,紧跟在后面,女人的嘴被旁边的人无情地封住了。
接下来出现的是一大串乱七八糟的仪式,我能看到,一个纸扎人首先被放进了棺材,随后,这些怪人则将绑起来的女人也放了进去。
他们立即用血淋淋的钉子把棺材钉死在钉棺材的过程中,我能清楚地听到棺材里的撞击声这似乎是这名女子死前最后一次挣扎,但效果仍不明显几秒钟后,棺材里的撞击声慢慢停止,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一幅我永远忘不了的照片出现了:我看到一个孩子坐在刚钉死的棺材盖上,这个孩子和老赵今晚在脖子上骑着的那个鲜红的孩子一模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我感到诧异的时候,我却赫然发现,远处那个一直在主持仪式进行的老头缓缓转过身来,并将那张脸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而他,不正是今晚收留我们住在他家里的那个老爷子吗?
非但如此,我还看到,那个坐在棺材盖上面的小孩,现在居然抬起了自己皱巴巴的胳膊,阴冷的指了指我藏身的墙壁,随后,令我浑身汗毛倒竖的冷笑则赫然发出,并且在这之间,我甚至还听到了一个特别低沉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怎么样?看够了吗?”
在低沉的声音从抓住我的耳边响起,我整个人的皮肤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冷汗额头上蹭蹭中走出来,不由自主的牙齿正在颤抖了起来。
现在我是一个本能的转过头,但惊讶地看到整个身体皱巴巴的红色孩子,现在却躺在我的肩膀上,冷冷地盯着我。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可笑,知道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跑步,而是一记耳光。
当时,那巴掌抽得很痛,灼热的感觉很快就在我脸上蔓延开来与此同时,在远端举行仪式的陌生人也来找我,把我拖到了祠堂老人看到是我,无奈地摇摇头:“告诉我你们这些人,你们为什么这么好奇你没听说好奇心害死猫吗?”
我想问你,你刚才在这个地方做什么?我大致猜到了八九个人,但我想让我的答案更精确,老人只回答了两个字,然后他说不,只是为了举起我的两个人,然后是两个沾满血红色的指甲在我面前。
接下来的第二,这两个鲜血染红指甲顺着我的目光直接插在,加上造成恐惧的尖叫让我立刻从深梦中醒来剧烈的疼痛,我觉得在这个时候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但即便如此, ,我仍然不能相信发生了什么经历在梦中之前,因为现在我依然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痛苦。
“我说你小子,有多惊讶你看,粥刚煮好,撒上吧!”站在我面前的老赵现在满脸厌恶,但当他看到我脸上红肿的时候,他惊讶地笑了:“你昨晚做了什么,怎么把这么大的红色手印拿在脸上,说,背着我做是不是坏事然后他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现在,我没有注意老赵的话,而是陷入沉思。我确信我昨晚看到的照片绝对不是梦。
我从梦中醒来的原因,一定是父亲做的手脚什么。
于是,我立即从床上跳起来,迅速跑向老人住的房子现在我已经顾不上所谓的礼仪问题了,直接跑到门口发现老人根本不在家:“我怎么说你这个孩子睡觉后,人们变得神经质我说,你昨晚遇到鬼了吗
老赵的话音刚落,他立刻就看到我脸上有一种很可怕的表情:“是的,你碰到了同一个鬼:一个鲜红的孩子。”.
“我告诉你这地方不干净“我们走,我们走,我们走。”现在老赵泽利立刻把我们拖回车里,然后一直往前开在开车的过程中,我低声问道:“刚才我去找老人,发现他不在家怎么了?他早上出去了吗?”
“他根本没出去我记得我早上五点起床就站在门口现在,老赵满腔怒火,嘴里咕哝着什么我大致可以猜出他在骂老人:“从昨晚开始,我就觉得老人不对我觉得他在所有事情上都在撒谎,比如婚姻、鬼魂差别和柳条。”
“当他答应我们进来借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对。告诉我,村里所有的人都对这件事是禁忌的,他为什么不回避呢?当你说你老了,你只是在编造而已。”现在,如果我急忙阻止老赵继续下去,那孩子的情绪就有点太高了。如果我不能再控制它,如果我把车翻了,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所以,现在我让赵车慢慢靠边,我很开放的变化。
我们换位不久,原本晴朗几千里的远端天气突然阴云密布,开始下起毛毛雨雨打在我们的汽车上,形成了不同节奏的节拍在这声音的影响下,我们的心情变得平静了一点:“嘿,反正我们已经走了,具体来说跟我们无关,所以不要那么激动。”
我觉得没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但是当我打开它大约几分钟的时候,一排亲友的队伍突然出现在去远端的路上,就像走出迷雾,特别奇怪,他们身上穿着鲜红色的衣服,远处和附近,尤其是前排的声音非常刺耳,我们心烦意乱。
令我们紧张的事情的东西,这些人并没有真正触及体内的水分在阴雨天,不仅如此,他们送亲时,它带有一个红色的布他的脸投了,现在赵还特别紧张用手指着对方:“快点,快点,这些,这些送亲的人,脚,脚甚至不接触地面,鬼,这些人是鬼,速度快,运行”。
当我听到这个,我有一个固有的油门,径直穿过这条线,并驱车出山片刻。
大约两小时后,我们设法逃离了山区环境。
而且,我们还在路上看到了一个酒店,我们不得不好好休息一下,因为我们在昨晚一开始就看到了奇怪和奇怪的东西。
店主看到我们慌了,习惯性地问了一句:“几位嘉宾,你咋就怎么看起来怪怪?”。
对于他的询问,我们没有回避,而是直接讲述了昨晚的故事然后我们看到店主的脸像雪一样白了,他还在发抖几秒钟后,他嘴里冒出一句话:“你,你说的那个村子是卢家村,十几年前,卢家村遭受了一场大灾难全村人都没有幸免,都死了所以,恐怕你昨晚遇到的人都是……”
这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与其说我们是晚上所有的鬼都致力于遇到的事情,倒不如说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因为在此之前赵说,周围的环境是不错的,所以我们在中午幻觉后找到一个地方的露天烧烤,还挑选了点从侧面蘑菇烤,我想,我们看到的奇怪的事情,所有吃蘑菇。
所以,在这里,我要提醒你的是,行人回家,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我不知道你吃什么是绝对不行!
 

上一篇:再续前缘

下一篇:聊斋之狐妻

标题:《旅游时的离奇经历》
地址:
声明:《旅游时的离奇经历》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