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鬼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发财鬼故事网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再续前缘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1-07 20:23

迷蒙中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群陌生人。
“看孩子的眼睛睁开了!”中年妇女的声音。
“真的,我的眼睛还在转,好像我能看见什么似的。”一个男人在呼应。
“胡说什么?刚出生的孩子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没有常识。”中年女子骂,微笑的人。
张明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一双手举起来,这个小手都盖不住中年妇女的鼻子,小胳膊瞬间被中年妇女牵在手里,柔弱的好像一用劲就会被弄断。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这孩子一定是饿了,赶快喂孩子点奶吃。”
就这样自己被送到一个年轻女人的怀里。
张明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我重新投胎了,我不是以前的张明了。
一、有秘密的孩子
张家三代单传,还真盼来了一个胖小子,孩子的爷爷奶奶整天高兴的合不拢嘴,又查字典又查笔画的给大孙子起了一个比较雅静的名字张浩思。
小浩思身体健康、好玩好动,从出生到三岁从来都没有生过什么病,给大人减少了很多的麻烦,浩思的爸爸妈妈一直从事个体货物运输,从没有因为孩子的事耽误过一天生意,生了这样一个省心的孩子该有多福气啊?可就是有一点让浩思的爷爷奶奶犯了合计。
夏季的一天中午,小浩思沉沉的睡着午觉,爷爷奶奶悄悄的去外面忙些园子里的农活,回来后蹑手蹑脚的怕惊醒他。
“我就这样来这了?秀秀去了哪里?我怎么才能找到她啊!”一个压抑的童音在自言自语,声音中透露着一种极度的悲伤和难过。爷爷和奶奶好奇的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小浩思独自在卫生间自说自话,小肩膀竟不停的耸动着,明明就是在哭泣,小手还不停的在镜子上写着什么,要是按笔划来看,就是他口中的秀秀这两个字。
两位老人看上去有点迷茫,一个三岁的孩子似乎有什么心事,没人教他写字啊?秀秀是谁?
两个老人看孩子发现了自己,爷爷索性就直接开了口:“浩思啊,谁惹你了?谁是秀秀啊?你刚才写什么字呢?”
“我没有写什么啊,我在画着玩。我不认识什么秀秀啊!”小浩思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一脸的纯真无邪。
回想自己孙儿真的是乖巧的可爱,可细一想就会发现他超越同龄孩子的聪明。小浩思的父母没有时间照顾他,他一直被爷爷奶奶带着,农村的男孩子不怎么娇惯,磕着碰着是家常便饭,可是小浩思没有摔过跟头、没有被烫着烧着过、没有被同龄小孩子打过、没有被什么猫呀狗呀的咬过、没有发生过任何足以弄伤自己的事。
如果只是没碰到过什么危险并不奇怪,可今天他的举动和这些联系到一起,爷爷奶奶觉得很奇怪,自己的孙子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啊?今天这情形难道中了邪不成?不管他是怎么个情况,爷爷和奶奶都决心要弄个清楚明白。
二、巧遇二神仙
村里的老人在浩思爷爷奶奶的请托下给介绍来一位能掐会算的二神仙,据说该高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阴阳,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凡是找他掐算的人都认为非常的灵验,故而得名“二神仙”。
在村民的引领下,二神仙来到了张家,三岁的小浩思看到仙风道骨神仙模样的二神仙后,不仅没有害怕的感觉,而且小小的身体直往前凑合,眼里显示出超越该年龄孩子该有的期待和渴望。
“来吧,孩子,把你的左手给我。”两个神仙轻声说。
“老神仙,劳烦您帮着好好给瞧瞧。”浩思爷爷忙不迭的说着,一边紧着递过去切好的龙井茶和一包玉溪烟。
"儿子,让我再看看你的右手。"二仙不慢,郝西说,但不能紧紧的皱着眉头。
忽然,二神仙对浩思爷爷说:“我想和孩子单独呆一会,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只要你能瞧明白就成。”浩思爷爷嘴上说着心里却打起了鼓,一定是孙子有什么问题,可也只能依靠这位老神仙了。
“还不把你的实情说出来吗?”二神仙带着浩思刚进里屋就下了命令。
他一时找不到,张没有说一句话,一副无辜的大眼睛闪着,小脸的诚意不碰冰淇淋的脸。
“你还不说吗?为什么私自改天命逆天理?你前世的恩怨还要留在心里多久?”二神仙不容置疑的说。
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知道他遇到了一个聪明人,他的小身躯倒在地上,“老人,请帮帮我吧!”!我想知道秀秀的下落,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不敢和家人说话了!”小浩斯泪流满面地说。
这时,豪斯的小身体还是个孩子,但他的面部表情和声音都是成年人压抑已久的悲痛使两位神仙的脸消失了很多他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小身体。
"告诉我,如果你有最后的手段,我会尽力帮助你,但你必须说出真相。"
三、地下恋情
1985年9月,张,刘秀秀是坐火车来到了M个不同的城市,他们是在M个农业大学新生农业工程,两名年轻男子到车站迎接喜气的样子,显然是免费的放松和向往的美好的未来。
两人是邻居这两个家庭过去经常搬家,但他们不自觉地停止了来往然而,两个孩子之间的友谊并没有破裂从小学到高中,张明和秀秀一直在同一个班张明上小学时,修秀很在行他曾经打败过秀秀,欺负秀秀。结果,他受到老师的批评,让父亲打了他一顿张明看不出秀秀被冤枉了看到秀秀的眼泪,他想努力工作秀秀只要开心地对他笑,他就觉得自己飘进了云雾之中,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进入高中,从小一起长大的童年成长为一个英俊勇武的帅哥,一个漂亮的女孩是美丽的,高中教师往往难以逾越的男孩和女孩设定的规则,家长将只允许学习的耳提面命,我们是不允许的小狗爱情,会在一些小的修改养殖慢慢集中在了两个人,竟然纯洁的友谊。张会脸红心跳,当看到秀秀,没有以前舒服自然;当张绣秀见到了小女孩崇拜的眼神,酸味让自己生气,欲罢不能。
两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大多数人做,以保持清醒,为了不辜负十年寒窗,为了不辜负父母,两个人偷偷演示了心思,他下定决心,类似于共同的努力,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此时两个人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这两个人终于得到了他们想上大学的东西。那个时代的大学生被所有骄傲的天子羡慕。毕业后,他们被分配了工作。他们一进入大学门槛,就发现了铁饭碗。当然,张家和刘家也很高兴地接受了亲友的祝福和羡慕。这两家人担心的是,张铭和刘秀秀被同一所大学录取,又成了同班同学,失去了父母的控制。这两个孩子和这事有关系吗?
"秀秀,我可以先告诉你,不管张明有多好,你不允许爱上他,好吗?"秀秀妈妈每天都告诉秀秀。
“我知道,从来没有停止说话,不知道跟你费心了。”用一边到另一边回答秀秀方面,它真的是太缓慢,缓解工作,而如果说已经在恋爱,但还没有炸锅奇怪。
“阿敏,秀秀是个好姑娘,但她母亲对你父亲有偏见如果你恋爱了,你不能选择她,也不能接受她!”张明的妈妈总是警告。
有一种危险,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未来是不确定的,那就是那些已经生活了几十年的老邻居,还有两个曾经非常紧密地走着的家庭,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守卫呢?有什么秘密吗?
四、骇人的真相
大学毕业后,张明和刘秀秀向辅导员申请毕业。这两个人将被分配到一个离他们家非常近的市农业机器研究所工作。这两个人在他们的地下情恋中与家人摊牌是时候了。
“妈妈,你总是不让我和张明谈朋友,你说到底为什么呀?”刘秀秀不停的追问着。
"不,但如果我不允许,我不想见他们的家人。"母亲愤怒地和无理地说。
“你不说的原因,我接受怎么样啊?我觉得他挺好的。”
“你真的在谈论朋友吗我怎么能警告你不要听呢?”
“你从来都不说原因,我听什么啊?我们都处了四年了,也该让你和哥哥知道了。”
“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的女儿!”妈妈竟一口气上不来,不停的咳嗽着,身体摇晃了好几下险些摔到。秀秀上前想扶住妈妈,妈妈一把甩开她,被前来劝慰的秀秀哥哥扶了坐下。
“你把你妹妹带去你爸爸那,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秀秀哥哥带着妹妹去了自家的东厢房,这里有爸爸的牌位,秀秀跪到爸爸的牌位前,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自己八岁时爸爸就去世了,爸爸生前拿自己如掌上明珠,没有了父爱的女儿,有谁能知道她心里的苦?如果今天爸爸还在,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忧心?是不是就可以依偎在爸爸的怀里?爸爸会不会还像小时候一样的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别怕,有爸爸呢”?可是现实中没有如果。
我哥哥拍拍她的肩膀,"你不会怪妈妈,没有人会通过这件事。",带着一个泪流满面的小妹妹。
“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让我怎么做决定啊?”
秀秀五岁的时候,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有了一些记忆,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他不断地问他的母亲,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秀秀的父亲和张明。
这是一个政治动荡的年代,父子反目,夫妻成仇,这个类可以分割所有关系;这是一种情感的畸形时代的混战兄弟,姐妹路线拼到所有裂缝的整合。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很难在张明一家和刘秀秀一家之间找到如此和谐的关系两个家庭之间纯洁的友谊,为平淡艰苦的岁月增添了灿烂的色彩和无穷的力量。
就在两个家庭很高兴友谊地久天长,突变改变了刘的命运,刘秀秀母亲也彻底摧毁友谊的信任。
1974年的冬季,刘秀秀的爸爸在单位跳楼自杀了。
同事们说,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张某的父亲自己出卖,张秀秀的父亲未覆盖的父亲捏造事实写上访信的领导者诬赖他破坏社会主义建设,没有阶级立场。秀秀爸单位组织政治运动,并最终不得不面对在监狱里蹲牛棚的危险,给自己一个快乐的结局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秀秀的母亲已经咬断了她的铁牙,她真的很想找到她的敌人,但是没有任何证据什么都不说是不合理的幸运的是,秀秀的父亲已经攒够了钱和购物券,放在家里书桌的抽屉里单位领导看了秀秀的直播。
秀秀听傻愣愣的,心脏发抖很快停止跳动,他和张其实是敌人,敌人杀害了他的父亲和自己爱的儿子,太悲催了,秀秀的父亲匍匐药片泪流满面之前。
“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对不起!”
她的头继续着,血流流下脸色苍白,一滴一滴地落到地上,就像她的心一样小。
五、离家出走
1989年9月,张明、刘秀秀被分配到H市农机研究所工作这是他们的要求这是一个只有几个车站的市政对口单位许多学生羡慕自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只有关心的人知道。
刘秀秀知道真相张制成,分手了,做起事情来问我的父亲张红了眼,虽然我的父亲一再强调,他没有伤害的结拜兄弟,但东西一般都要经过这样之后,没有人相信张父亲解释,张爹爹终于可以沉默,不希望伤害的选择五年前两个相爱的人,这真是作孽啊!
当他们上班时,他们像陌生人一样经过虽然没有人看他们,但他们的心不能平静。
九月的天气很善变,突然阴沉天,已经有位下班的小雨滴件,秀秀单薄的衣服是不自觉的寒风抖了一下的。突然,一把伞身上布满雨水,外衣搭在他的肩膀,温暖的感觉即刻流变体。
这份温暖的感觉一直都是自己的精神支柱,这样的情景已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种习惯,从儿时到少年到今天,这个执着的男孩子一直陪伴着走过自己的青葱岁月,不用甜言蜜语、不用花前月下、不用任何做作,这份情在心底存着,这份爱在血液中流着,这份感觉与生命同在。
“我不知道该怎么熬以后的日子啊?度日如年啊!”张甚至吐出的气体全部苍凉的感觉。
西秀的"恐怕我没有你的一天。我在一团糟。"是无可奈何的,也很难过。
第二天,张某和刘都是受托人为自己的孩子介绍对象,相亲两个人的生活已成为当务之急,走马灯似的来散步一对一,两个人没人能给你的心脏的人回覆。
这对父母用各种手段诱导,到了1990年6月,两人终于有了自己的选择,甚至开始谈论婚姻,两位老人觉得这颗心快要痊愈了。
1990年8月份的一个周日,张明和刘秀秀同时出门后再没有回过家,两家老人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到警察局报案也没有找到线索,最后还是秀秀的哥哥和张明的哥哥分别找到了两个人的留书,大致意思就是生无可恋,让哥哥替自己尽孝之类的话,这分明就是遗书。
六、美丽的三仙姑
湖南省襄阳镇位于湖南和广西交界处。它是一片纯净的天然处女地,青山绿水空气清新这是一个很少被外人触及的田园风光这也是张明和刘秀秀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最后一个驿站。
看着阴阳河细流的底部,在河流两侧垂柳有意义又害羞的弓头,碧绿的两面都有丰富的生命力,这些都将在眼前消失。选择这里是因为有很少的人,没有烦恼,没有骚扰,他们自己生活的最后一次旅程仍然是温暖而安静的最好的旅程;这里有另一个理由选择这里,这条河被称为阴阳河,传说中的人将不会忘记彼此,还可以在阴间重新团聚。
“很高兴见到你,但遗憾的是不能白头到老,到黑社会成员是一件好事。如果有来生,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保护你是我最快乐的事情,我想是你的之后的生活护花使者的生活!”
“有你的陪伴真好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遇见你的机会,我不会放手的!”
张明双手捧着秀秀泪痕斑斑的脸,小心翼翼地抚平秀秀耳朵上凌乱的头发,秀秀纤细的手不停地擦拭着张明的眼泪。
张明和秀秀紧紧地拥抱了对方,紧紧地拥抱了对方,尽了力气,因为这是最后的告别,他们不知道是否有机会见面,他们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后生。
一刻钟后,张秀秀的左手拿着并排右手站在一起的河流,两人掉进河里在一起的时候眼睛相遇,两个人的手没有一个放过。
当坎坎掉进水里时,他们被两个套索拉了回来回首往事,他们发现身后站着一位美丽非凡的白衣女子画中只有几个美丽的仙女冷冷地说:“你要这样走吗很 乐意?我们能在来世看到它吗我不知道有个好计划就跳进河里有多蠢!”
当他们听到这个,他们直觉地遇见了上级他们跪下为仙女祈祷他们把自己的经历详细地告诉了白衣仙女仙女答应帮助他们,但他们不得不在元旦节这天去做他们得等一会儿在这段时间里,两个人必须住在仙女安排的地方仙女会去附近找两个可以重生的家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两个人可以在这一生的记忆中转世这样,重生的人就不会错过,而是可以继续走在第一线,而没有今天的恩怨。
两个人一听真是喜出望外,高兴的听从仙子的一切安排,再三恳求才知道恩人号称“三仙姑”,是附近山里修仙之人,看见二人如此情真意切,为了他们的这份感情,才不惜耗费修行违背天意替二人安排此事。
两个人知道这样的恩德无以为报,只能长跪以示谢意。
农历七月十五日,三岩姑妈告诉他们,事情已经解决了。只有两个家庭进口了它。巧合的是,他们的姓和他们的一样,但他们离得更远了一点。他们再也不能透露任何信息,来世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前面的一幕重演,两个人站在手牵手到河边,就此告别了一个新的希望,两眼充满了期待,这是心灵的呼唤的,是坚持奇迹,这更是追求梦想。
两个年轻人义无反顾的跳入河水中,只翻了两个浪花就消逝不见了,三仙姑秀美的眸子里竟有泪光闪过。
七、刘家怪女娃
“大支柱,去南屯请李婆婆,你老婆要生孩子了!”老太太高兴地招手招呼她的儿子。
一个强壮的农夫放下他的工作箭,离开了大门。
“看,多漂亮的女孩啊。”助产士把孩子交给了祖母。
随着粉末样的婴儿,祖母脸上的皱纹都在笑着,与孙女的体重有很大的关系,并以满意的方式点点头。
“是一个很好的脂肪女娃子,很喜欢!”奶奶的女儿说要弱,不能停止一脸喜色。
“咦,这孩子哭了怎么样啊?看来,我们仍然是什么样子?”说,助产士感到非常惊讶。
这时,孩子的奶奶和妈妈也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那孩子的一双大眼睛在周围打转这么大的孩子不是这样的,既不哭也不闹在成年人眼中似乎有一个问题这个孩子有点奇怪。
“你是谁?你在哪?”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嘴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或有经验的助产士,一个在孩子的嘴里,“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是谁之前?这个家就是你的家,你要是敢胡说八道的话,但我们欢迎!”
孩子的奶奶惊出了一身冷汗出来,可以只是扔在地上,听着助产士的话放孙女是云里雾里,我看到了助产士眼色,不好多说什么,但孩子的谨慎女儿成一边,转身助产士走出家门在一起。
孩子的爷爷和父亲都越来越急,他看见两名男子走出来,立即上前,看着两人的眼睛祖母的孩子需要的话,唉叫声说:“是个很可爱的女婴,刚出生的嘴说话,你可把我吓坏了。“
这两名男子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是不小的惊喜,不自觉地想要把目光投向助产士,毕竟,人们在众多的交付走南闯北,肯定不止体验本身。
助产士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我从来没有生过这么奇怪的孩子,但我听说大多数这样的孩子都是不喝孟婆汤转世的前世会发生什么如果你有机会,最好找一个更优秀的人现在你必须先吓唬她,别让她胡说八道。”
助产士完成帐户迅速去了,刘家人无奈的叹息。
八、踏破铁鞋
这两位神仙是一位非常负责任的好法师他答应萧浩思帮助他。大丈夫说他追不上他此外,他也是一位著名的仙女他减轻人民的痛苦是合理的。
据小浩认为说,过去的张和刘秀秀在阴阳河淹没的生活,没有远离他的不朽,如果秀秀急着要生了,估计鱼也内哪里百里阴阳河阳,哪个谁已被篡改,有两个孩子,掐算通常的方法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
二仙走进六家村,小村庄靠在山泉水中的数十户人家。村里的一个村民好奇地看见陌生人进入村庄。听着,老仙女会数着六角字来驱邪,以避免邪恶,他大声喊道:“"这个老仙女,我们有一个需要你看到的家庭。我会给你看的。"”
刚走到后屯一户人家的大门前,这个热心的村民就嚷嚷着:“刘家大哥,今天可碰到一位会掐算的神仙,我给您领来了。”
出了家门欢迎她五十多岁的农家老汉,见到谁训练两个神,老人像一个救世主看到人去屋的身影。
一个稚嫩的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坐在床沿,看见二神仙进来,一双大眼睛上上下下不停的打量着,孩子的爷爷招呼着孩子,“雪瑞,过来叫爷爷好,让这个爷爷好好看看你。”
两个孩子的童话温柔托起右手,左手和儿童将被放置在自己的手中,终于到了刘家人要求分开的孩子看到。
“你重生了吗你带着对前世的记忆转世为什么?你说的是你自己的事。”两位抬着刘家的神仙对孩子说。
刘学瑞满脸通红,不知道怎么和他面前的人说话。他一直不敢说她从出生到现在的生活。只要她刚刚说话,她母亲就会不礼貌地扇她一巴掌,恶意地说她会把她赶出去。她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虽然雪修臭水知道,他们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但谁也不想知道所有的家庭,惹得大人的话,自己的身体岁能做到这一点啊?张只想找自己的想法进肚子,等他长大缓慢。
两位神仙看到小女孩的关心,笑着鼓励道:“儿子,不要害怕你的家人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都是好人我刚才遇到一个和你处境一样的孩子。”
小雪最后怯懦地问这个句子:“你见过和我一样的孩子吗,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样的话追问下,二仙心脏与数字:“他过去的生活叫张。”
听了这话,萧雪蕊的脸变白了,然后变红了。她跪在两位神仙面前,紧紧地抱着他们的双腿,大喊:“救救我,老头子!”
两位神含泪举起跪在地上的孩子。
九、二十年的误会
秋季1994年,H市迎来了春天装修,很多棚户区的拆迁准备重建,张,刘秀秀家也是拆迁的范围内,近期各户的弱点准备收拾行装,移动。
56岁的秀秀母亲一直生活在失望和自责之中自从失去了女儿,秀秀妈妈的身体就不如以前了她摇摇晃晃的身体上有一头灰白的头发,看上去比同龄人老得多她的父母也整天沉浸在痛苦中张明大哥想让大哥开心,但失去孩子的痛苦是无法弥补和忘记的。
秀秀兄弟不得不拆毁卧室的棚板,有一块木板落下,东西部砰地一声关上了他的肩膀,他几乎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看看是牛皮纸包装在一个严格的包装里,在家里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外层包装层,这是一个黑色的塑料笔记本,笔记本的主页和父亲的名字。还有别的爸爸不能做的吗?秀秀兄弟拼命工作,强烈的好奇心使他有点不耐烦了。
秀秀弟弟的眼泪不停地涌出来,双手粗糙的擦着眼泪,生怕滴泪水模糊笔记本电脑上的文字。
刘秀秀的父亲详细记录了他自杀的全过程:我和弟弟张某无意中掌握了厂长和会计挪用公款的真实证据他们以前杀过几个告密者他们有很强的人际关系网张大哥劝我不要用鸡蛋砸石头,但我坚信这个社会有正义和正义我要报告他们,我不怕他们的报复和攻击我已经好几天没听说过我的报告信了我知道不太好虽然是匿名的,但我的笔迹还是可以找到的几天前,我听到可靠的消息上面有他们的人他们不仅扣下了举报信,还帮助他们找到并打击了线人为了保护张大哥,我让他举报我我们关系的整个单位都知道,如果我们不互相争斗,我们会被打在一起,我们的家庭就会结束。
张哥,拒绝这样做,他宁愿为我顶罪,但是他的文化点,每个人都知道,这封信我不能依靠。我勒索张哥不听我的,我会死,如果他去举报我,我能做的就是做了几年牢,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牺牲,否则,我们家里,很难度过太平洋抢劫。
张哥是男人的正义感,他只给了我他家里的积蓄,还借了钱,布票,粮票赶出家门,他是怕我不能坐牢我们的家庭生活了,但他应该还承担在我们家多年的债务。
对不起你对不起张的家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到这些话我不敢告诉你真相恐怕我会影响张的家人如果我们两个家庭因此而彼此陌生,那也许是件好事那些人不会怀疑张的家人。
如果你知道这一点,如果时代变了,记得要讨回公道为我,为我记得感谢张哥。
写下这些话的时间是秀秀父亲自杀的第一天二十年后,家人看到二十年的怨恨、二十年的仇恨和二十年的折磨都是错误的真正的敌人,人渣厂长和会计,在文革结束后受到了惩罚然而,刘对张家的仇恨一直持续到今天,还带着两个孩子幸福和生活。
十、冰释前嫌
张铭的父母和兄弟们站在老房子里吃最后一顿饭,正要搬出去。全家人都有话要说再见。
张的父亲是百感交集的祖先住在老院子,就像他的老朋友为年记录在案的演变,这么多年的感情,跌宕起伏就像,就像放进料储物箱,这是院子里这一举动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抛弃了一样奇怪的心情,喜迁新居显然是一件好事,但他并不快乐。
秀秀的妈妈和哥哥走进了这个二十年没有来过的院子,张明爸爸一眼看见,顾不得咽下口中的饭就迎了出来,四目相对,张明爸爸竟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张着两手左比划一下右比划一下,根本看不出来表达的是什么心情,秀秀妈一直盯着张明爸爸的眼睛,直到张爸爸的眼里涌出了难以抑制的泪水。
秀秀妈妈带着儿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张明爸爸瞬间失去了意识,怎么个状况,自己实在是弄不清楚了。
“张哥,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怀疑你,对不起!”秀秀的母亲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脸颊与泪水打湿,哽咽着几次说不下去了。
张明马赶紧扶着修马..张明的哥哥养了秀氏的弟弟..几个人含着泪一起进了屋子..二十年后,两个人终于可以坐在一起谈论过去了。
秀秀的哥哥把父亲的笔记本交给了张的父亲张的父亲疑惑地看着笔记本,慢慢地翻开一页又一页。
张明的父亲的手不停地摇摇头,眼泪不断涌出,看了上一页纸之后,站在桌子上的人大声哭喊起来,抑制了许多年的感情在一瞬间被点燃了。当我看到刘的兄弟的身体时,我抑制了我的心像一把刀一样扭曲的感觉,把我的心的泪水夺回来,假装无动于衷。那是什么样的痛苦?但我不敢表现出一点奇怪,否则我弟弟的努力和牺牲将被浪费。我想安慰我的妹夫和孩子们。我妹妹的愤恨的眼睛就像针刺在我的心里。有多少个无人看管的夜晚,我默默地看着刘家,尽我最大的祝福。上帝有眼睛!在他们50多岁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在和平中度过余生。
秀秀妈和张明妈,这两个多年的老姐妹,终于紧紧的拥抱到一起,互相给对方擦着脸上的泪水,看不出是哭着还是笑着,互相搀扶着坐到了一起。
秀秀的哥哥和张明的哥哥,两个儿时的朋友在一起玩耍,最后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拍拍对方的肩膀,重重地点点头也许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仇恨了。
两个人在一张桌子前,母亲正赶着在厨房里搅了几道菜,想先吃一轮饭再动..
十一、断不了的情缘
“就这样快点,让我失望!”男孩的声音。
端起饭碗只是两个人,一群人来了,离开了院子。
一位不朽的长者,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两对抱着孩子的年轻夫妇这是什么组合?
两个人惊讶的眼神,两个孩子怀疑,老人和童话好评的眼睛,两双年轻夫妇动人的眼睛。
这些眼睛,只有自己最清楚是什么样的心情。
美丽的仙子讲述了一个曲折的故事和一个圆满的结局:在湖南的一座仙山上,有几个弟子和他们的师父一起修炼不朽三妹暗恋二哥,二哥却没有木人般的反应事实上,师父暗中警告二徒弟,如果他敢爱上三妹,师父会以最严厉的惩罚惩罚惩罚三妹二哥压抑着对三姐的内心感情,只是为了保护三姐。
经过多年的学习,武兄是一位著名的两仙,三姐被认为是三岁的,两个人可以在江湖里走来走去寻求帮助,但这位三岁的女孩往往违背了帮助老一辈男女的常识,她不仅贿赂阴阳路上的女性一次,而且让她们走上前线是她心中最美好的事情。
可是她逆天的举动还是惹出了不少阴间官司,多年来都是二神仙给善后,他为了师妹的事影响了自己多年的修为。
三仙在阴阳河边救了张明和刘秀秀她重复着同样的伎俩让他们转世,并把她自己的魔法注入他们的身体来保护这个世界这次,两位神仙仍然为她处理后事。
看那两个暗恋、愤怒的神仙,主人放下了心,两个弟子经过了所有的考验,彼此都心神迷。是时候完成了师父不仅告诉那两个弟子,他们只是在测试他们,而且还向第二弟子输入了几层权力,这样他就不能保护他的青春。
最后,雨来了两个师兄妹,兴奋自不必说,他们有一个愿望是帮助张和刘秀秀这对恋人。
就这样,一群不般配的人来到张明的家里,他们还认识了两个人一起吃团圆饭。
一群人不停地说着,笑着,哭着,终于理清了原委,明白了事情的开始和过程。
张某的母亲拿起张皓硅,这仍是他儿子的童年模样,出现了这么小的孩子,就好像他是年轻的一次。
刘秀秀的母亲抱起了刘雪瑞,这是她自己的心血她抚摩着孩子的头,回到了20多年前。
两个不朽清除他的声音激动得哽咽地说:“虽然有很多疑惑之前,混乱,仇恨,悲伤,但一切都过去了,命运沉船不散,亲情,友情,爱情是上天赐予的难得的爱,我相信大家都应该珍惜我的儿子。“
我们有机会听到沉重的点点头的感情。
三仙姑燕语莺声的说:“大家都别流泪了,两个孩子这样也是好事,这是上苍给了他们又一次青梅竹马的机会啊!”
大家频频点头,不仅如此,还有这么多亲戚,两个张家和两个刘,终于成为一个和谐的大家。
“我认为我们的童年再次是一件好事,但是你们两个可真仙外观有点骑啊?是这样吗?”没有说什么Liuxue锐银铃般的声音调侃一对神仙眷侣。
听到众人笑了起来,很多轻松温馨一刻的气氛。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不够的,我老了吗?我怎么不记得在怪物面前?坎”两个神没有示弱的还击。
他们被两个神仙的脸逗乐了。
两位神仙微微摇晃着身子每个人都感到前面有一朵花没有神仙的身影在他们面前是一个英俊的男人,长着长长的剑眉,一张像潘安一样美丽的脸这一次,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对神仙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一对!
我们惊讶的还没有恢复,在童话两个形影相随已经渐行渐远。
他们心满意足地向背后挥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旅游时的离奇经历

标题:《再续前缘》
地址:
声明:《再续前缘》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